亚博永久官网!從0到1的學習歷程其實是這樣的

你是市場人員,一張業績報表你或許就可以猜出消費者心態。

這或許也即是武俠小說中所謂的後發先至,制敵於先機。

若你是投機客,這時候一張線圖你可以看出群眾心態。

本站统统文章未經事前書面授權,請勿恣意使用、引用、轉載。

(為何?因為這些個別知識其實不過只是排程知識的一塊,你還必須要整合起來)

形狀可否完美不告急了、哪一點連到哪一點也不告急了、預測也不再告急、知識的細節也不再告急,相反的,知識背後的肉体與寄义才是最關鍵的。能掌握住中央肉体的話,用甚麼方法都一樣的。於是看山終於又是山,而不再是迷濛不清。回顧這某一段路,才會知道自己過去有多無知、也才會知道自己還有多大的進步空間、更因此知道學習的中央該放在哪裡。東西學多了,人反而謙虛低調了。

(知識只是讓我們解決問題。學到東西要能夠在對的方面應用與協助,那才无效。排程知識的關鍵不是圖表、而是选拔自己在處理上圖這些事故的才干。)

我相信人生任何一件事物,恐怕都會經歷這幾個階段。從一開始字面寄义的領會,到認真了解後覺得似是而非的抵牾,到最後可以直達本質的透徹。唯一的問題僅在於,不走到最後,你其實不知道自己現在终究在哪個過程中。

但這時候其實會的都還只是最基礎,連中央的邊都還沒摸到呢。人假设不在此自滿,接下來將會得開始面對一長串見山不是山的日子。

當然有些本質性的天赋可以學些皮毛就能自發性的應用,但是大部分的你我恐怕都不屬這類型。以是不要太早下結論,或許即是我們這種非天赋的人該常常自我提示的一種處事心態了。

但當時自己並不知道,以為自己學到很充分了;一度很自滿,還在投資網站上大放厥詞過。但實際上,學的越多卻自己反而越覺得模糊。因為只知道背公式,只知道強記別人說的規則,反而開始走火入魔。開始花很多時間鑽研一些細節、比方說终究平均線該用幾天;畫圖時該從哪點連到哪點;常常覺得某個線連起來像這型態也像那型態。那時其實山開始看起來不是山,似乎這也對似乎那也對、找不到一個觀念的中央主軸;剩下的只需無限的迷網。

  

好吧,我把我的經驗與感受分享出來了。但也仿佛我前面講過的,我還真不相信文章可以改變誰,別人的經歷終究很難讓他人感同身受,以是很可以看著文章的你並不願意把自己跟我歸在一致類中也說不定。

這東西體悟後,突然心態就海闊天空起來。

一開始接觸如甘特圖或是一些技術性的東西時,一定會被那複雜的顏色、作業桿、實線或虛線的連接線嚇傻。對從來沒接觸的人而言,這些複雜的圖形恐怕根本看不懂。這是連山都看不懂的階段。

但很可惜的是。我看很多人,在前面階段就志得意滿,覺得自己學會了表面知識之後就可以中断了、或才學了表面知識就認為那是無用的、以致僅僅學了表面知識,就開始想找出捷徑。

但若這時候願意咬著牙繼續思索下去,有一天一旦在思維上能有冲破後。你將會開始理解每個數值、每個圖型、每個報表背後其實都代表一段故事與民心的反應。

沒看懂嗎?那用個我自己鮮少為人知的經驗當例子好了。

我雖然花了很多時間寫文。雖然花很多時間寫出一些我對事故的见地與體會,但這僅僅是傳達著我自己的偏見罷了。我不等候、以致不認為有人會因為看了這樣的東西產生甚麼實質上的改變。就算有些內容你讀了覺得頭頭是道、覺得似乎體會了某些東西;但那體會搞不好根本不是我想傳達的東西也說不定?

換句話說,數值、作業感、翰墨、報表的本質終究還是專案上的人。它們是間接的對我們揭发了專案狀態、人員反應、士氣、以致可以的風險與問題。當你了解數字背後的意義、當你理解你怎麼透過數字與圖形解讀民心時。你會開始了解操持的「真正肉体」在哪裡,也會開始理解更多不是表格跟圖形能呈現的東西的告急性。最後,到了見山又是山的階段後,就算不运用统统基礎身手,你或許也能讓事故順利進行。到了這階段,技術與知識將變成你規劃與決策的底層。就像吃飯喝水一樣,你有了意念、工具或技術無意識的來救济這些想法。這時候自然價值就能彰顯了!

我第一次覺得自己該涉獵一些金融投資時,是约莫八年九年前。义务一年後回顧時,發現自己一整年居然沒存到甚麼錢,當下心下大驚,覺得日子不能云云虛度。但過去完全沒有這方面的接觸與背景,連甚麼股票債券定存是甚麼都搞不明晰;更別說甚麼基本面、K線圖、指標之類的東西。跑去書店翻了翻,發現很多書裡頭有著複雜的圖形與數據,但看起來如天書平凡。這约莫是屬於最早連見到山時,都不懂那是山的階段。

等開始學會一點東西後,會開始知道桿代表甚麼寄义、某條線代表甚麼寄义、某個數值(如EV或是TT)又代表甚麼寄义。但這階段,也僅僅只是學會了表面,只是知道了最基本知識性的東西。看了數字,知道义务要花五天;看了數字,知道我們有八天的緩衝。這是第一次看山是山的階段。

但重點是,你要過這一階段才行。而且到這一階段是沒有任何速成的辦法;腳踏實地的自己走過,恐怕才是唯一能開拓捷徑的辦法。

而一旦體會過一次後,這樣的观念你將可以應用在任何層面的專業上。

會開始覺得,分明學會了基本身手,怎麼案子還是有問題?或是會花很多時間排斥一個過分優化的時程表,但是不理解那樣過度的優化其實在案子一開始後馬上會崩潰。再不然,可以忽略報表與圖形只是協助我們理解如今發生了甚麼事故,問題的預防或是排解還是得靠自己的執行力。也可以,並不知道怎麼把學會的技術與工具轉化本钱人整合專案團隊的助力;而只是變成工具或是技術的奴隸。

等到基礎書看過後,覺得自己還沒被嚇倒,又買了其他更雜的如「期貨理論與實務」、「價量型態」、「股價趨勢技術分析」、「股市作手回憶錄」這類東西。接下來數年,則一邊實際嘗試利用一邊又學了一堆技術分析的知識、如甚麼箱型整理、楔形、旗型之類的東西。當時自己覺得學了很多東西,想說該會的都會了。等日後回顧來看,其實那時候不過勉強才到達了知道「那即是山」的階段。

  

你是資深編劇,一個翰墨片断你就能猜出故事架構與觀眾的反應。

有人撐不過去,會在此宣稱操持知識或是技術無用。會認為就算學這些,事故還是朦朦朧朧、還是無法掌握。以是你恐怕時而不時就會聽到有人宣稱:「計畫趕不上變化,隨機應變就好。」或是有人告訴你:「操持只會僵化大家的反應力。」等等的见地。但這屡屡並非方法本身不對、也不是事物本質即是朦朧難解的,而在於很多人或許還在見山不是山的階段,就倉促的下了結論。在還沒能掌握事故的本質與中央下,才會覺得事故各自獨立而難以整剖析不同的观念。

但好玩的事故是,若這時候你把體會寫出來,你會發現寫出來的東西仿佛毫無特點。分明是把過程的精華濃縮出來,但看的人卻會覺得:「啊方便是個從小學就看過百遍的原理?誰不知道這些事啊?還要你說嗎…」。

你是籃球選手,一個眼神、你就可以猜出對方想攻哪裡。

但認知的知道,真的是實際的知道嗎?

這或許用一個禪語來比喻非常貼切:「見山是山,見水是水;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見山還是山,見水還是水」

打籃球也或許是一例。你要先培養了足夠的基礎,跟團隊培養出戰略默契,你才開始具備解讀別人企圖的才干。到最後,別人手一動你就知道人家要幹嘛。到時候因為通通都成為天分與習慣時,你动手就能绝不思索的做出最應該要的動作。敵手不再讓你怀疑,球場也不再讓你無助。

(學了很多東西,會讓人有種覺得自己已經掌握關鍵的虛幻感。但這些其實都還只是表面知識)

這是因為人的理解常常不是漸進性的,而是某種類似進化性質的跳躍。事故常得靠自己實際走過一遍;要先認真對某樣事故投入、從投入回饋中反思、閱讀、學習、理解、反省,這樣辛勞的經歷一大段後,才會突然某一天開始有些心得性的東西。非要到這時候再回頭看,你才真的對於生命或是生活產生某種新體會。

還好,接下來認識一位長輩。他帶著我並教了我很多東西,並教我去探求「事故的本質」。這才發現價格是反响當下投資人對於標的物的见地,而民心的貪婪與恐懼才培育了一段一段類似的走勢。看圖、看數據的目的不是要看形狀本身,而是要去探求背後民心头脑對此的反應。型態不過是民心的載體;型態與圖形只是反响出大部分人在這時候心裡在想甚麼而已。當這原理懂後,再回頭看K線圖,再去探求的就不是形態的表象,而是形態背後的民心。這一旦理解後,才發現圖型畫的可否精確並不告急,資金的控管、停損停利、還成心態性的調整才是最關鍵的。

專案操持的學習過程其實也是一樣的。

這些書看來都很嚇人,但覺得既然已經是亚博了,就該學點這方面的知識吧?以是勉強自己搬了一堆書回家,從「第一次買股票就上手」、「經濟學的第一堂課」這類基礎書開始翻起。一段時間後,在面對如K線圖、或是平均價這類東西時,约莫知道是甚麼東西了,也陸續了解了甚麼EPS、淨值、年化報酬率這些術語。

文章能改變人嗎?老實說,亚博永世官网APP下载|买球官网。小時後的偉人傳記沒改變過我,如今我寫的文章,我相信也很難改變讀著的任何一個人。

  

你假如PM,一份進度報告你可以猜出發生甚麼事故、而問題又可以在哪裡。

但饒是云云,我還是想白費唇舌一下。建議大家別想著找捷徑、別過早否定任何事故。假设你願意多學些東西、願意多承擔一些責任、願意不斷找尋自我成長的可以性,機會是會出來的。機會真的會出來的。有些事故或許一開始看不出樂趣,但樂趣可以在自我成長中逐步發現。若你永遠都遠遠的看著別人做時,樂趣當然不會產生。只需你願意跨出自己的圍牆,多一些感性與投入,或許終究有一天,人生會帶來差异的感動的。

覺得這篇文章好嗎? 請分享給您的朋友
歡迎「讚」一下我們的粉絲專頁,接收最新文章!

現為識博管理顧問執行長,也在台灣百大上市櫃公司擔任管理講師與專案顧問。歷年客戶包含工研院、台積電、廣達、富智康、光寶集團、台灣大哥大、遠傳電信、中鼎工程、建國工程、台橡公司、大同公司、三陽工業、TVBS、特力屋集團、城邦集團、誠品集團等。 為了對抗雙魚座的感性,一直在努力強化理性思維與邏輯思考。 相信邏輯發展能解構任何事物,並讓我們找到合宜的人生策略與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