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永久官网「抱怨」:非直接對本人的抱怨、討拍有什麼用?我們能從中獲得什麼?

這個「控制感」,即是打扫無力感的最佳武器。

認同感、被瞭解的觉得。

以是,需求被理解時,找冤家、家人一同討拍取暖和和,其實會讓我們失失一些力气。

比如:「啊老闆都是這樣啦,去哪裡义务不都一樣?」「人家可以升官,即是含著金湯匙出生,有背景即是強啊!」

以致,這種抱怨還可以有個服从,即是「共患難」,讓這個同溫層更堅實、情绪更好。

「我有沒機會,做些什麼改變這個狀況?」

但假设,我們真正感覺到這些不公允,這些憤怒與無力感,不那麼快地公允化這些狀況,

周慕姿臉書(原文標題:

憤怒其實會帶給我們改變的勇氣,幫助自己思索:

今天想跟大家聊聊「抱怨」,特別是「非直接對本人的抱怨」。比如對著另外的人討論對义务的抱怨、或是對生活與關係的抱怨等,也即是所謂的「討拍」、「取暖和和」。

對著別人抱怨老闆,讓我可以安全地展現憤怒,不至於傷害與老闆的關係或失掉义务;我還可以藉由「抱怨」,感覺到控制感:「我老闆真是個白癡。」顯然,說出這句話的自己,是比老闆還要有洞見、有判斷力的人,以是本领評判他是個白癡。

不過,當我們太習慣用「抱怨」面對曲折或不滿的狀況時,我們的憤怒與無力感有了出口後,也可以會讓我們失掉面對、以致改變的勇氣與才干。

 

本站统统文章未經事前書面授權,請勿恣意使用、引用、轉載。

在抱怨的同時,我們也讓自己「認命」,允許自己「不改變」,因為改變是沒无效的。

那麼,「留在現在這個义务」就變成主觀「不得不的選擇」。

但或許,老闆有機會聽你的聲音,只是你從來沒有跟他說。或許別人含著金湯匙、有背景,的確比較容易升官;但可以你也有機會,沒有這些背景,卻可以做到你的目標。

當然,有些經驗,會讓你感覺:「反正,做什麼都是沒无效的。」可以是現在你已經試過而挫敗,也可以是你過去受傷的經驗,讓你不想要再受傷。

這些憤怒與無力感,是需求處理的。而「抱怨」,就因此產生。

藉由這種「抱怨」,我既可以發洩我對老闆的「憤怒」,還可以扭轉我跟老闆間,自己只能聽他話、被控制而不能改變什麼的「無力感」,在我批評抱怨他的同時,我感覺到自己是有力量的,是有才干的。

抱怨:討拍與取暖和和终究好不好?)

「不得不繼續這個狀態」是「抱怨」存在的很大缘由。以义务為例,為了我們的生存焦慮,大部分的人很難因為一點烦懑意,就決定離開一份义务,因為「要生活」,而也包罗「對於未知的未來覺得不安、恐惧」。

因為,當我們嘗試後失敗的感覺,就像自我再被否定一次一樣,非常痛苦。

對於許多人來說,遇到曲折時,與他人的連結、被理解、被接納,正是撫慰自己不安、受傷的心的告急關鍵。以是,抱怨,其實是有服从的,它讓我們因為曲折而對自己產生質疑、以致認知失調(自我感覺變差)的觉得能夠調整成「自我感覺較為良好」的狀態。

本文轉貼自:

當我們在環境中被他人否定、或是遭遇曲折,讓我們對自我產生質疑、感覺不安時,這種「抱怨」,可以會惹起同溫層的一陣感同身受,大家紛紛說出自己類似的經驗、或是安慰我們,會讓我們感覺到:「啊!能被理解、被認同真是太好了。」

「我是不是可以做些什麼,讓自己感覺不要這麼無力、這麼被控制?」

因為,你值得更好的生活。

當我們太快用「抱怨」去解釋一些不公允、以致自己被不當的對待時,我們也公允化了這個狀況,讓憤怒可以很快地被壓下去。

但抱怨之後,若情況重複發生,給自己一點勇氣,重新思索改變的可以性,讓自己有更多選擇。

但是,當我們感覺自己因為「志愿」或「不得不」而「沒有選擇地做出一個選擇」時,我們會感覺無力;面對在環境中被不公允或不當的對待,我們會憤怒。

另外,「抱怨」還有一個非常好的服从,也即是所謂的「討拍」、「取暖和和」做的最告急的事:

「抱怨」其實是個蠻生動的詞,「抱著怨氣」,但這怨氣太重,還想要繼續過生活、生存的我們,總是得做些什麼。以是「抱怨」,不是為了要讓怨氣消失,而是:「我抱著這個怨氣,我該拿他怎麼辦」的一個出口。

不過,假设我們總是採取「抱怨」的這個安全作法,也許暫時會讓我們覺得舒服、紓壓,但是長時間运用,我們會更深地感覺:自己是無力的、沒有辦法改變這樣的狀態。

然後,我們會更討厭這樣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