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永久官网!到底是「過程」重要,還是「結果」重要?

於是現場的親友團不管是啃著牛肉乾的,還是喝著熱茶的,都放入手邊的正事,参与了討論。共分為兩方人馬,一邊是「過程告急派」,另一邊當然則是「結果告急派」,大家熱烈地發表各自的见地,但只需一件事故是肯定的,即是其實並沒有人對我的事業有興趣啊~哇哈哈!

-我們活在人組成的社會裡,除非離群索居,否則還是深受世俗影響。社會通常因而結果來論斷人的!

接下來,即是則是【結果告急派】的論點:

真要講,其實現在的我是比較偏向「結果論」的!並非「過程」不告急,而是在我的觀念裡,過程的價值取決於我們等候什麼樣的結果。

過年我都處於腦滿腸肥的狀態,一定要聊那麼深的話題嗎?不過也還好啦,至少現在沒人問我去年賺多少,還有為什麼還不生小孩的話題!

聽著大家的討論我開始恍神:咦,好久沒聽到「中國娃娃」的賀年歌曲,還有那句「大錯特錯,不要來欺侮我的美」终究是什麼意思呢?...直到突然聽見:「大作家,那你覺得呢?」我才突然驚醒。「我嗎?!哈哈哈...過程結果都一樣告急啦!茶都涼了,我幫你換一杯吧!」趕緊藉機逃走~

-人生或事業就像打籃球,球沒進籃框,姿勢再优美也是白搭呀!相反地,只需進球得分不犯規,姿勢再醜別人也不能說什麼!

-專注在過程,养精蓄锐,不論告成或失敗,都不會有遺憾!只專注在結果,容易患得患失!

-告成原本就包罗許多機運的成份,像郭台銘一樣快乐的大有人在,但世上有幾個郭台銘呢?

職場也是一樣。有些冤家向我表達,自己在企業上班其實完全沒有晉升的願望,我認為這樣的见地不光是消極而已,更帶有危險與抵牾。企業原本即是個營利為目的的組織,為了發揮更好的效能,每位員工都該適才適用。平日好好與同事相處,把自己的責任义务做好固然告急,但既然選擇進了企業,每位义务者也該把「被組織肯定」當做另一件告急的義務!為公司帶來業績,晉升為主管,承擔更多操持責任,這些「结果」就像學生要取得好成績一樣,雖不能說是义务的唯一目的,但絕對也是不可規避的責任。假设得不到應有的認同,就該從战略面著手,看看可否有值得改進的地方,而不是一味地強調「我在意的是過程」、「我是來服务的,不是來做官的」。能在企業擔任主管,不是能做更多事故,影響更多人嗎?

首先是【過程告急派】:

話才剛結束,另一位開口了:

結果比過程告急,情绪方面也是嗎?當然,假设喜歡沈佳儀就該想盡辦法追得手,娶回家,一同過生活才是真愛。假设過程受阻,就該快乐分析自己為何會拿暴徒卡?學習體察對方的心思,修副本人的战略。而不是拿著羽觞留著鬍渣一句「愛情是短暫的,友誼才是永恆的,至少我們是冤家!」我只想說「屁啦~最好是!」

假设我是那位媽媽,我或許會這樣告訴孩子:在學校讀書不光為了「考試」,但考試本身是個遊戲,我們應該搞懂它的遊戲規則,並且盡力取得勝利,因為這樣可以獲得很棒的回報,獲勝會為我們帶來愉悅!假设小冤家確實勤劳,卻考不好,我不會用「過程比較告急」來安慰他。我會跟他一同分析,我們是不是弄錯了規則?還是战略方法不對?比如我們抓錯了老師的命題重點?用錯了參考書?還是時間分配出了問題?一步步改進,試著在考試中取得高分,提高「投資報酬率」,會讓小冤家的學校生活更有自卑,也更有多餘的時間專注在「考試」之外的學習。

以是結論是,過程雖然告急,但我們仍應務實地以「结果」作為快乐的目標。事實上,唯有快乐寻求结果,過程才會額外地出色豐富。當然,在人生當中也不免會变化我們的目標,以符合實際情況。就像我從小就想要娶趙雅芝,還在家裡苦練「彈指神功」,但上大學後才發現她比我大20歲,以是只好勉為其難地將目標轉換為大一妹妹了!雅芝,我們還是做冤家就好!(泣)

過程?!誰管你過程!告急的是「結果」,那才是大家認同的關鍵啊!

-世俗的告成屡屡定義在物質的財富,這些縱使失失了也不代表內在的充實!

约莫因為去年我和Joe出了書,上了廣播,曝光量顯著添加,開始有親戚漸漸注意到我們的事業,於是幾位叔伯輩便問起了我創業的事故。這倒也不打緊,我稍稍交代一下也沒事,沒想到有位創業經驗豐富的長輩說話了:

老實說,人都是偏好闲适與懶散的,這即是為什麼我們需求明確的目標來敦促自己。公司會拟订KPI,學校會拟订入學門檻,自律的人也會拟订里程碑。即是因為「過程」的判定太笼统了,一位很勤劳卻成績不好的學生,雖然總有一天會展現其價值,但目下要通過升學門檻即是個大考驗。或許有人會說,當年愛因斯坦在校成績也很差,話是不錯,但除非我發現我的小孩有愛因斯坦等級的天份,否則我還是會想辦法幫助他在升學遊戲中取得高分!

-人生的告成與否,是難以用簡單的結果來衡量的。光以成敗論豪杰,不但貶抑了許多人的岑寂快乐,也會助長投機者剽竊別人的辛勞,只為達到自己的结果。

-凡走過必留痕跡,快乐過程會帶來很多意想不到的收穫,縱使最後沒能功成名就,但仍有充實的人生!

-還是把結果當目標比較好,這樣才會堅持终究。不然一碰上困難就把「過程比較告急」端出來,不等於直接投诚了嗎?

那麼,你的人生態度,是過程告急,還是結果告急呢?

其實小時候爸媽與老師也跟我講過同樣的話,讓我暫時鬆了口氣。但下一次我又考差時,老師還是把我扁了一頓,爸媽還是對我直搖頭,說我一定不夠快乐。不是說過程比較告急嗎?為什麼成績單上不乾脆註明:「结果分數」45,但「過程表現」95分,這樣我就不用被打啦!

本站统统文章未經事前書面授權,請勿恣意使用、引用、轉載。

當我Google搜尋「過程結果誰告急」,我看到一位媽媽寫的文章。她告訴孩子,讀書的目的不是為了考試,而是學習知識。以是當孩子考試考不好,她會告訴小孩「過程」比較告急,只需快乐過,就不用在意分數。

亚博永世官网是「過程」,只需快乐過了,結果並不告急...

亚博永世官网APP下载|买球官网,大家在一同天南地北地閒聊,不外乎是誰該結婚怎麼還不結婚,哪對夫妇該有小孩怎又沒消息這類事故。不過今年在我家,倒是出現了一個有點莫明其妙的「論戰」。事故是這樣地~

但話說回來,這討論本身還挺有哲學性的,以下兩方的精華重點整理:

-所謂的「過程」屡屡只需當事人自由心證,「至少我快乐過了」這種話,少数是自我安慰啦!

覺得這篇文章好嗎? 請分享給您的朋友
歡迎「讚」一下我們的粉絲專頁,接收最新文章!

成大土木所與美國西北大學專案管理雙碩士、識博公司共同創辦人、普錸資訊資深副總、國際專案管理師(PMP)、甲骨文與微軟認證顧問。曾任紐約市環保署顧問、MWH Global, Inc.專案控制經理,參與國內外多項大型專案並擔任百大企業之諮詢顧問。擅長以詼諧的筆觸以及理性的思維來探討生活中的大小事。文章常轉載於《商周》、《天下》、《經理人》等媒體。與張國洋合著《三年後你的工作還在嗎?》以及《沒了名片,你還剩下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