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永久官网

本文已授權時報出版社,收錄於【三年後,你的义务還在嗎?】一書。若有轉載需求,請與時報聯繫。

主角是我冤家的大學同學,因為他們念的是比較冷門的科系,畢業的同學要不就進大众機關,不然即是轉行跳到別的領域。以是同學會時,互相談起求職的倾向,彩色常有話題性的,因為充滿了無限的可以。這位老兄據說在大學時期有項獨門絕技,即是不讀書,不上課,但也不會被當!攤開他的成績單,幾乎將近一半的科目都是60分地面飛過。畢業後因為不知要做什麼,就直接去當兵。有次同學會,他可巧退伍回來,大家都問起他未來的方案。

「我要去念台大電機研讨所,然後進聯發科!」

=================就這樣過了一年离开線=================

故事說完,我冤家講了一個不錯的比喻。為什麼自強號要比莒光號快?不是因為自強號的車子比較好,而是自強號是直達車,停的站少,自然比較快到達!

有個音樂系的高材生,從小在父母重金莳植下,接受残缺的音樂教导,後來去維也納学习。熱情的房東邀請他到家裡作客,主人隨性拉起了小提琴助興,演奏的造詣卻讓這位主修小提琴的台灣人驚訝不已,連忙問對方是不是音樂家?在哪裡接受訓練?對方卻哈哈大笑說,我哪裡學過什麼音樂,不過是喜歡幫舞蹈的人伴奏而已,這裡很多人都是這樣的。這讓我擔心起那位想投入專案操持的小冤家,會不會在多年之後,砸下重金,也花了時間,終於拿到了學位和證照,卻發現同年齡的人早已當上專案經理,累積了多年經驗,自己卻是從零開始?

 

本站统统文章未經事前書面授權,請勿恣意使用、引用、轉載。

我會覺得這故事很有啟發性,是因為我自己也是個比較故步自封的人,很少跳躍式思索。假设我是故正事主角,我應該會跟平凡人一樣,乖乖找間補習班,苦讀個大半年,等候隔年金榜題名,就像莒光號以致復興號一樣,每站都停。但這位老兄卻是直搗黃龍,不依照大眾的遊戲規則,化被動為主動,讓我非常敬仰。

 

「這一年來,我沒去補習班,也沒有像你們想像地懸樑刺股,但我自己跑去台大電機系,針對我惦记的那一組,旁聽了统统的課,除了期中期末考外,我幾乎每堂必到,後來幾位教授都認識我了,也對我印象不錯。總之,就這樣順利考上了!」

「好吧,既然大家依約定請了你這一頓,你也說說你這年是怎麼準備考試的?」眾人等候是個寒窗苦讀的故事!

「啥米?!」

「其實去年同學會跟你們打賭後沒幾天,我就進了台大電機。」

上週和一位冤家吃飯,聽到了一個幽默的故事,還挺啟發的,跟各位分享一下。

各位看倌想也知道,這位「牛人」隔年當然順利進了台大電機所(不然故事就說不下去了),以是場景就該移到君悅大飯店:

威爾史密斯有部電影叫做「當幸福來敲門(PursuitofHappiness)」,片中他飾演一位窮困潦倒的業務員,帶著兒子四處求援,正當萬念俱灰的時候,他看見有個光鮮亮麗的傢伙,恰恰把名牌跑車停在路邊,他就過去問:「請問你是做那行的?」那人回答:「我是證券交易員」。後來他拼了老命,終於進了證券公司,擺脫了貧窮。這是個多麼直截了當,卻又多麼不容易的歷程。

這個計畫一出口,雖不至於引發捧腹大笑,亚博永世官网APP下载|买球官网。一方面電機和原本科系完全不相關,更何況他老兄在學校時的「資歷」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以是大家雖不相信,但也覺得幽默。基於這種同學間的「鼓勵」加「看好戲」的心態,大夥兒決定跟他賭一把:假设他明年順利進台大電機所,班上同學請他去君悅飯店大吃一頓。

我相信凡事計畫的告急性,但我有時也會捫心自問,我的計畫和目標之間,真正是一條最短路徑嗎?日前有位還在讀書的網友來信,他將來很想進入專案操持的領域,當一個厲害的專案經理,參與偉大的專案,他想知道該考哪個證照好,還有國外有哪些專攻專案操持的研讨所。我的回答是,想參與偉大專案最好的辦法,即是去參與一個偉大的專案。但這樣的回答對一個年輕學生來說,可以太過「直接」了,對方還是決定要去念個專案操持研讨所比較「担心」。但我擔心的是,為了這樣的「担心」,是不是讓我們做了很多虛工,無謂地浪費了時間?

之前看到國外有個網站,提供「敦促人以達成目標」的服務,方法是你先設定你的人生目標,比方說環遊天下,出國留學,或是交到一位空姐女友,總之什麼都可以,但要盡量明確。然後你得存入一筆錢,金額大小自己決定,但存得越多代表决计越堅定,因為這些錢只需在達成目標時才會退還給你,不然網站會把錢捐給公益團體。其實目標達成與否也是自由心證,但一方面網友會有敦促的后果(比方有人會請你show出空姐女友的相片),另一方面,這種事故原本即是自我要求,撒個謊把錢拿回來這也太low了。基於這观念,我有個突發奇想,或許我們也可以树立一個類似的網站,鼓勵大家把自己的目標公布出來,同時把達成目標的計畫步驟也寫明晰,讓網友來評鑑一下。目標明確,步驟直接的即是「自強號」,以致是「直航班機」等級,那種拐彎抹角,以致還开展嚕的,即是「區間車」。這樣就算有網友上來驳斥,對當事人少数也是建設性的,大家覺得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