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永久官网,只會發脾氣?身邊有這種人,不妨用2招成熟處理

有一次,我在公車站牌附近看到一個畫面:一對情侶走著,女生年紀可以二三十歲,男生年紀比較大,女生约莫是一邊很難過一邊說著什麼,男生突然很大聲的吼:「你給我閉嘴啦!」

理紗了解,宗介的哭鬧不是任性,而是不安,以是,她直接回應他的不安,給宗介能夠担心的話語護身符。

那一幕讓我印象非常深化。

似乎從小,男生大多被教导應該不能哭、不准哭,應該要「很man」的重視自己和自己的style,很體諒別人或是很體貼的問別人的觉得、感覺,「是娘砲的行為」。

原文轉貼自:

因為淹水很嚴重,理紗(宗介的媽媽)要帶補給品去山上的老人院,理紗正在忙碌時,宗介在旁邊不时說他要跟著去。

【「難道大聲就贏了?」~從崖上的波妞看親密互動關係】)

理紗不是這麼做。她停入手邊的事故,蹲下來看著宗介,理解宗介的心境,做了兩個處理:

本站统统文章未經事前書面授權,請勿恣意使用、引用、轉載。

以是練習了解自己的觉得/需求爲何,去除防衛、直接向別人表達出自己的真實觉得,是一件非常告急的事。那幫助我們與別人認識真正的自己;表現出真實的自己,有助於我們增進人際與親密關係,而本领讓我們失失真正的自卑。

1. 

有些女生可以不會因此安靜,可以會與男生對罵起來、情緒一來、覺得冤枉而不管場合哭鬧,男生可以因此吼得更大聲,或是轉頭離開。

----------------------------------------

2.

周慕姿臉書(原文標題:

近期課程:

之前電視播送「崖上的波妞」,少數我沒看過的吉卜力動畫,看了中間一小段:

以是,男生應該大聲的吼女生「閉嘴」,就算在外面,此時女生就會懾於暴力或覺得丟臉安靜、閉嘴,男生的目的也達到了,心裡說不定想著:「哼哼,即是欠罵。」完全符合社會價值:男生站在比較高的權力位置,對著女生大小聲是OK的。

當場我們统统人都轉過去,女生哭了出來但又不敢哭出聲音,冤枉的站在一旁看著那個男生。過沒多久,公車來了,男生立刻上車,女生冤枉的含淚跟隨男生上車。

----------------------------------------

不過說是這樣說,但情緒來的時候,有時真的做不到「停下來理解」這件事,只會馬上运用自己最熟习的方式回應,因為對於這種不熟习、不爽快的事故,我們都會覺得恐惧,就會想要攻擊。

「我的觉得,是沒有人在乎的,是不告急的。」

亚博永世官网注册本:「我很需求做現在這件事故,而我也很需求你留下來,因為現在只剩這裡,會有其他人、爸爸被燈光引領回來,要請宗介做的這件事很告急,可以給我力气,宗介你願意幫媽媽嗎?」

💘成熟亚博的伴侶溝通學:

這段互動不但可以用在父母與孩子身上,也可以套用在親密伴侶身上。似乎有的時候,我們想要擺脫父母的影響,卻又不自覺地运用最熟习的互動方式套用在身邊的人際關係上,尤其是親密關係。然後,我們繼續說著和父母一樣的話:「真的很難溝通耶,都聽不懂,真任性/不懂事。」

這種處理办法有沒有覺得很熟习?像不像我們在路上,看到小孩大哭,亚博永世官网APP下载|买球官网?

對方真的任性嗎?我們有沒有才干、好好靜下心來,直接面對對方的攻擊反應,去體會、理解、回應對方的恐惧,並且明晰表達我們的需求?假设只是用「大聲」、「脅迫」的办法,真的能夠讓對方比較不難過/不恐惧/不哭?還是適得其反?

事實上,沒有人有責任要從你的防衛當中,了解你真正的觉得或需求爲何。尤其,假设連你自己都沒成心識到。

https://bit.ly/31lA47t(八月班)

假设是台灣的戲劇,少数是父母就大聲說「我現在在忙,你不要吵」或是「你不要任性了,耽誤我做正事」,要方便是另一種办法:「你乖,我等一下就回來了。」繼續忙自己手中的事故。

而,就算對方真的因此而安靜、不哭,心裡有些東西會徐徐逝世失。孩子和另一半,都因此學到了一件事,那即是:

回應孩子想一同去的根本缘由,也即是「不想分開的恐惧」:「宗介,你担忧,我一定會回來的。」最後再加上一句必殺技:「我最喜歡宗介了(大抱)。」

短短的一些描绘詞,「很man」、「娘砲」,充滿了性別比如視,不光男生自己這樣用,有時女生也是。崇尚男性的價值,貶低女性的特質,這個社會似乎不时都是這樣。

覺得這篇文章好嗎? 請分享給您的朋友
歡迎「讚」一下我們的粉絲專頁,接收最新文章!

周老師目前是認證諮商心理師,也是心曦心理諮商所所長。除了累積超過4000小時的收費個案經歷以外,也在商業周刊,康健雜誌擔任駐站專欄作家,並且是多個電視節目專家群。大家對周老師最深的印象,是她出過三本超熱賣的心理書籍:《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 、《關係黑洞:面對侵蝕關係的不安全感,我們該如何救贖自己?》 、《他們都說妳「應該」:好女孩與好女人的疼痛養成》 ,其中《情緒勒索》獲金石堂2017十大好書獎,並在書市慘澹的台灣市場狂銷超過二十萬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