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與「自大」有何不同?自信源自於自律,自大源自於恐懼!

「自大」的泡沫屡屡來自於深層的「恐懼」。

在「履歷優化與自我品牌重塑」課程中,有學員問我面試告成的關鍵是什麼?我的答案恰恰即是「自卑」。為什麼我們大聲疾呼要認真地檢視自己的職場貢獻,全心包裝自己的履歷?因為足夠的工夫砸下去後,你會更明晰瞭解自己的亮點,也會仔細想過招募公司的需求。在面試的時候你很明晰,決定權在面試官手上,但你能凸顯的,能說明的都已在履歷上明了呈現,根本無須在面試官面前目今膨風。在這種心態之下「自卑」的風範渾然天成,面試者絕對能觉得失失!

本站统统文章未經事前書面授權,請勿恣意使用、引用、轉載。

所謂自卑,即是對自我承諾的一種决计。這與現實條件下最終的得失輸贏無關:我或許不能預測成敗,但對於我自己的行為我已經做好選擇,而且方案堅持终究。這樣的自卑,出自於對自我的瞭解,以及對自我價值觀的堅持和自律。

我在「專案的談判與協商」課中提過我的談判啟蒙老師,他是美國一家大型企業的總裁。個子矮矮胖胖,看起來沒什麼氣勢。說起話來也徐徐的,完全沒有殺氣,跟想像中的談判能手完全差异。理工背景的他曾經一個人獨戰對手的律師團,讓對手甘拜下風,取回自己該有的權益。我永遠記得他告訴全班,他接掌公司後沒輸過一場談判,當中的秘訣即是:Prepare,prepare,andprepare!(準備、準備、再準備)。那些名校法學院畢業的律師一開始氣焰囂張,但來回不過三招後就發現,不管是合約細節、相關法規以及業界判例的瞭解,全都不及我的老師,立馬從自大狂變成小孬孬了!

自從寫了「面對志向你终究是『堅持』還是『固執』」一文後,陸續就有同學聊起相關話題。其中被問到最多的即是「自卑」與「自大」的差異,今天就來聊聊我的解讀。

這是當年我在西北大學付了好幾萬的學分費學到的,現在免費送給看這篇文章的你!

職場云云,商場更是云云!

情場云云,職場更是云云!

強大的自卑來自於自律!先別去預測結果得失,只需快乐做好自己該做的,堅持自己認為對的,其他的就交給上天。相對地,當遇到自大囂張的人也別恐惧退卻,他很可以只是用氣焰來掩飾自己的恐懼,他需求的其實是抱抱與秀秀而已!

在美國上班時,常聽到老美同事在告急簡報前說:「Ididmypart!」這意思是「我已盡人事(其他就交給上帝)」在職場混久了,我的經驗是,會講這樣話的人屡屡真的花了很多時間準備,雖然未必有通通的掌握,但至少當下能做的都已經做了。相對的,有人在告急場合前會大聲放話,強調自己都搞定了,接下來絕對沒問題,我們一定告成云云,我都會開始擔心,他是不是沒準備好,以是用自我激勵來掩飾內心不安!因為經驗告訴我,

迩来剛好重溫電影《魔戒》,其中的「人皇」亞拉岡就很符合我心中「自卑者」的笼统。(我相信很少人會覺得這角色是個「自大狂」吧!)面對多到嚇逝世人半獸人大軍,他堅毅地握著寶劍與搭档奮戰终究。所謂的自卑,並不是覺得「自己一定會戰勝」的狂妄,而是對於「我要跟大家一同戰到最後」的這份自我決定,毫無懷疑。

就拿跟女生第一次約會來說吧!「自卑男」跟「自大男」的差異彩色常明顯的,明顯到連隔壁桌的都能輕易看出來。

自卑男很明晰,「女生喜不喜歡自己」這件事,只能敬重女生自己的決定,男生在一次約會中能做的實在有限。因此只能盡量把自己打理好,展現最好的一壁。同時關心對方的需求,營造好氣氛讓對方開心。至於可否獲得玉人看重不是男生能控制的,既然云云,就輕鬆地享用當下吧!正因為云云,心境放鬆了,得失心不見了,自然容易妙語如珠,產生愉悅的交流!

想想西方文明真的非常在意「自卑」的培養,除了《魔戒》,《哈利波特》中的三位主人翁:哈利、妙麗與榮恩也展現了自卑的特質。他們外表雖然並不強悍(或許妙麗除外),但他們對「守護冤家」這個價值觀不但毫無懷疑,而且願意為這個價值觀犧牲通通。相反地,幾位反派角色就被塑构成「處於優勢時很囂張」但「處於劣勢時很快放棄」的特質,畢竟「自大者」的行為受制於外部條件,而非內心的決定。

有自卑的人不花時間去預測結果,因為他們知道那會讓自己患得患失,亚博永世官网APP下载|买球官网!(球員在賽前向對手叫囂,或以言語恐嚇則是種心思戰術,又是另一種情況)

先說,我覺得這樣的思索很值得談,因為它不光是「名詞解釋」,而是牽涉到我們的人生決定。假设一個年輕人搞不明晰何謂「堅持」何謂「固執」,他很可以放棄了原本該堅持的目標,大概反過來,固執地抓著早該改變的行為不放。

 

至於自大男,從約會開始前就非常在意結果(而非過程)。他會開始憂心,這女生可以看不上自己,擔心她拿別的的男生跟自己比較,要是比輸了,就成為一次失敗的約會。這樣的憂慮會擴大為恐懼,恐懼演變為防衛,防衛再轉變成自大!於是自大男像隻受驚的傘蜥蜴,不斷地膨脹自己的豐功偉績、展現屋子車子名錶,強調自己的人脈關係...原本可以雙向交流約會變成一場單向的火力展示,女孩發現他只在乎他自己,根本沒被敬重呵護,最後的結果當然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