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永久官网:人生最痛苦的,不是失敗,而是我本可以

圖片來源:「想要一個家」粉絲團

投資報酬率是正的,不代表這個專案可以投資。除了前述的機會资本——租房省下來的錢,可以用別的办法帶來更大优点之外,另外,不要轻视現金流的影響。

常有人說,雖然我現在過得苦一點,但是二十年後我能換到一棟屋子呀!屋子會漲,我的投資報酬率是正的呀!租房什麼都沒有!

根據專案經驗,优劣關係人通常不會幫你告成,但不搞定常常會讓你過很慘XD,假设老婆想要有自己屋子,你堅持不買,那你就知道你人生的專案會命運會多乖舛了,這時即是衡量老婆告急,還是......不不不,不用衡量,老婆永遠是最告急的,為了你人生專案的告成,前面的判斷都能忽略,聽老婆的話就對了!

會計上來說,現金流代表的是你的應變才干與償債才干,我會說,現金流代表你「穩定維持你的生活的才干」,因為要生活下去,靠的不是幾十年後的收益,而是現在能即時使用的現金,而現金流代表的是你擁有多少選擇的自由,與應對風險的才干。

常常我們看一個決策的资本,多會看金錢、時間等等资本,在買房這個案例裡,很大的资本即是買屋子的價格加上房貸,這常會被拿來和租金比較。

亚博永世官网注册APP下载?

在這邊先簡單計算,假設我在台北要買30坪的屋子,粗估花1500萬(一坪50萬,算是很平均的估價了.還不看公設操持費房屋稅之類的),自付兩成300萬,其餘1200萬分20年償還,利息算最低1.5%,本金加利息支出約一個月六萬五,換成租房,同樣的屋子,一個月可以2-3萬可以搞定。

有人說人生最痛苦的事,不是失敗,而是「我本可以」,那為什麼會「我本可以」呢?這就看你把資源投注在哪裡。

又大概是,你為了減少房貸負擔,選擇了離义务地點或台北市較遠的屋子,或是即使你買了靠近公司的屋子,你也可以換义务而導致通勤時間變得很長,那你要多领取的即是每天的通勤時間,而這個時間,可以你原本可以拿來投資自己、好好苏息,或是随同家人小孩,或是更多地參與孩子的教导,這些原本可以做卻被犧牲的事,也是你的機會资本。

你知道為什麼有許多公司,分明是賺錢的,卻還是倒閉了嗎?為什麼有人會蠢到去借高利貸呢?--因為「頭寸」軋不過來,也即是短期資金流利出現問題,導致錢還不出來、支票跳票,公司倒閉,為了短期籌到那一點點錢,高利貸都是划算的,不然公司倒了,原本的利潤無法實現,存貨可以變成負債,負擔會更恐怖。這即是現金流的力气。

想想看,假如你遇到了一個絕佳的投資機會,但是手上卻沒有錢可以投入,那會有多麼讓人扼腕呀!

再看風險,假定這個專案在做到第15年時,市場的風向改變了呢?比如少子化帶來的需求銳減,或是政策打房帶來的房價下跌?或是專案過程中遇到什麼不可測要素呢?比如,你家隔壁搬來了爛鄰居呢?假定發生火災或地震呢?租房可再覓新居,買房可要自己吞失損失了......租房,是個把風險留給房東,自己享用屋子运用權的狀態。

其實生活中許多決定,都能看成一種投資決策——你要看這個決策的收益有多少、资本有多高,還有失失這個收益的風險有多大,還有一個常被忽略卻非常告急的要素——現金流。收益與资本的比較我想大家都很明晰了,在這邊我想特別闡述的是「機會资本」以及「現金流」的考量。

本站统统文章未經事前書面授權,請勿恣意使用、引用、轉載。

擠壓?當然會有擠壓,就似乎原本你手頭上負責幾個專案,假如這時老闆吩咐一個更大更告急的新專案,且要花不小的力氣去做,手上原本的專案勢必遇到優先序次的抉擇而必須捨棄——那假设這個新專案,是一個歷時20年,會持續占失你大批資源的專案呢?假设中間不脫手,你可以得連續20年無法接其他告急專案,而且連續20年都要活在專案壓力之下了...... 

從專案操持的角度來看,機會资本,即是「買房」這個專案,對你其他專案的擠壓。

當然,講這麼多,還是要回到專案操持观念中的「优劣關係人操持」,看你「人生的优劣關係人」對你的影響。所謂的优劣關係人,即是對你的專案有严峻影響的人,這種优劣關係人,可以是服务的人,有時是出錢的人,有時是做告急決策的人,有時只是出一張嘴但對其他优劣關係人有影響力的人,對你的人生來說,优劣關係人可以是老婆(或老公)、爸媽、老婆的爸媽,親戚冤家......等等。

有人說,人生最悲哀的事故是,年輕的時候有時間,但沒錢可以花;老的時候有錢,但沒時間可以花,其實人生,常常是「錢」與「時間」帶來的「選擇」與「機會资本」而已。而租房對我來說,是一個可以平衡资本與時間,為自己盡量保管最多選擇的解法。

有人會跟我說,「妳負擔得起,幹嘛不買」,但是負擔得起,跟要不要負擔是兩回事,他們說,只需房貸加本金負擔低於你們家收入的1/3就可以買,但是如今的房租只占我們家收入不到1/10,我每個月省下的現金流,我可以用來做其他的投資,或投資在自己孩子的教导上,也可以讓我享用更大的自由與應變風險的才干,差別只在於最後有沒有一間屋子,姑且不論房價漲跌或折舊,到了我退休的三四十年後,即使有了一間屋子,那又怎麼樣呢?留給兒女?姑且不論留給兒女對他們來說是福是禍,即使真的要留,我還是可以留下投資後的現金,以及随同他們的美好回憶,未需要留下一棟舊屋子給他們。

亚博永世官网APP下载|买球官网,我是「在台北不買房」派的,跟冤家討論發現,「判斷買不買房」這件事,和企業操持、專案操持,以及投資決策,其實都很相似,來與大家分享我是怎麼想這件事的,不過這是我個人的價值觀選擇與判斷標準,未必適用统统人,就似乎A公司會做的決策,B公司未必適合,要看那間公司的資源與目標,這裡僅提供我的思路給大家參考。

根據前述的算式,買房首先會將你大部分的存款都消耗失,接著再每個月會消耗你六萬五千元,這是每個月都要被扣的血,也許如今,你有穩定的收入可以負擔,但假如有一天你受傷了無法义务了呢?或是你被解雇了?或是你的部門空降了個爛老闆,你很想離職呢?或是你的家人得病了需求一筆醫藥費呢?無論你的生活發生什麼狀況,房貸都還是要繳的,否則即是被法拍,為什麼金融海嘯會發生呢?源頭一開始,即是房貸繳不出來導致的次級貸款危機呀!

在買房的一開始,300萬的資金首先要完全投入了,幸運的有家人救济,沒這麼好運的,這可以是义务多年的積蓄,帳面上一夕歸零,再接著即是每個月六萬五的投入。而這些錢原本可用來——在市場上投資其他標的(根據綠角財金筆記,元大台灣出色50ETF0050從2003年到2017年14年半間,總報酬率249%,年化報酬9%)、投資自己學習知識與武艺、讓爸媽退休後逍遙自在、教导小孩、讓自己或家人生活過得更舒適,或是按兵不動,等到某次金融海嘯過後滿地便宜股票時大力加碼......等等。

另外一個風險來源,要看現金流。

現金流:安康公司流利的血液

但是,很容易被忽略的,其實是錯過的「機會」帶來的「機會资本」,也即是這筆錢原本可以拿來用在其他地方,但因為要付本金加房貸而無法做到的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