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永久官网(特別寫給還在學的讀者看)

若你還能有好的態度、並有才干在义务上做出成績,就將能更容易失失別人的肯定。

其實都不是,我只是單純想講「

前兩日轉貼了一篇:你渴望你的孩子將來賺多少錢?

怎麼說呢?

當然,我們最終都可以怪社會怪父母。但最後要實際經歷人生的,終究還是我們自己,不是嗎?以是請好好用自己的眼睛來確認、用自己的邏輯思維去判斷,並選擇出最適合自己的選擇吧!

以是我想補充的,约莫是這樣的观念。

那是你要的,以是你去做;而非因為某某人說很好,以是你去做。假设是後者,你永遠都會是各類系統的最後一隻老鼠,也永遠會覺得天下真是不公允。

人生是一場持續的交易-怎样正確地交換,決定你我的成果

但若你讀書只是為了义务想加分的,那我會至心建議你先出來义务個一兩年。不管做甚麼都好,然後才根據自己的興趣與倾向去讀書進修。這時候你會明晰社會脈動,加上你有實務經驗後,念書也比較能帶給你新的啟發。除非你是在特定幾個領域(高科技研發、學術領域、大众單位、醫生、执法、工程設計、或部分還很保守行業等),若在平凡中小企業、行政、以致服務業,你會發現碩士畢業與學士畢業的薪水差異會越來越小。一些技術主導的領域(如設計、動畫、廣告、餐飲、服務),碩士以致可以完全沒加分。

大多是覺得「讀書很好啊!為何要叫大家別讀書?」不然即是,「哎呀,那種都是交易人啦。小人物還是只能念書啦。」

這類事故我也不斷在周圍人身上看到。念到30歲才出來义务,但讀的又很冷門。專業領域粥少僧多,只好往其他領域發展。最後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基層义务,卻又每天抱怨老闆欺負人。以我自己的觀點而言,這抱怨社會做甚麼?你自己往某個倾向走之前,難道都沒想過最後可以會是云云嗎?

我相信接下來的十年,專業才干或經歷會更告急於學歷。因為當學歷大家都有而不稀罕時,你要出奇制勝,就得有些差异的東西。這東西不僅僅是證照,而是真正扎實的技術才干、經驗、眼界、或是良好的义务態度。這些東西,很可惜的告訴你,幾乎都不是學校能給你的。以是你得花時間在學校以外(如工讀)試著加以培養。假设你能擁有這東西,接下來十到十五年間,你很可以是能無往倒运的。

衝出「離職–求職–抱怨–離職」的漩渦

大家都說對的倾向,總有一天它會變成過時的論點。當然,我講可以的狀況,也可以最後因為一些要素並沒發生。以是你該要做的,是

假设你還是高中生,我會還是鼓勵你念大學。雖然我覺得十年後有一技之長的人會很吃香,但畢竟你在三四年後就要面對社會。到時候的風氣還是會把大學當成一個基本門檻。但你最好要開始思索自己的人生终究要甚麼,並培養一個能拿出去的「特別武艺」,不要認為大學還是甚麼由你玩四年,那完全會是浪費生命了。暑期也最好找一些你有興趣的公司,試著去做個短期的工讀。

以是,若你讀書是為了就業,若想投資在刀口上,那就最好出來看看社會,了解终究甚麼類型的人才最被需求,然後才去念。盡量不要畢業就去念碩士,因為你很可以完全搞錯了人生倾向。等到最後發現社會遊戲規則不是父母講的那樣「讀書就自動能賺大錢」時,你已經浪費了生掷中最值錢的一段時間了。

我覺得有點可惜,以是決定另外寫一篇狗尾續貂一下。

換言之,若你跟隨著最老套的讀書、上大學、念碩士、出來就業的路徑走,十年之內你確實還餓不逝世的。但你投入了很多時間,卻將失失與父母那一輩不行比例的報酬,這是可惜的。

以我自己找人而言,一些Junior的义务,看到對方學歷很高時,會想說「嗯,這人都念到28、30歲了,可以不會想接受這種助理义务吧?」或是「他是中文系的碩士呢,要把他培養成專案經理,不是要他重頭學起嗎?但是另一個人選已經做過三年專案了,要的薪水接近,或許選他對互相都容易些吧。」

我這幾年,假设遇到年輕人來問我出路,我都會跟他講。除非你很喜歡學術研讨,或是你很明晰知道自己要鑽研甚麼特殊學問,否則盡量耽误從大學畢業,然後找份义务專心做個兩年、三年。千萬別試圖躲在學校中。學校躲越久,在接下來的環境中,你的競爭力只會更弱。(除非你是一同都念極度着名的名校,那是例外)

千萬不要想盲目跟隨別人的腳步走。很多事故是有「時機」這關鍵的。雖然隨著大多數人的腳步走最穩當,但實際上將註定會是「最辛苦」的一條路。因為當大家條件背景都類似時,你就容易混雜在大眾之中無法被辨識。

何況,市場趨勢是無力抗衡的。以產業遷移而言,這是你我小人物不可能改變的狀況。以製造業或是勞力麋集的產業而言,只需一個地方工資過高了,遷廠搬移是個難以避免的結果。就算為了甚麼社會責任勉強營運下去,產品不賺錢時,最後免不了也是要關門大吉。趨勢改變了,市井為求生存自會有所對應,但學生或是年輕人也得順應改變才行。

那,我寫這一大篇终究要講甚麼?讀書不好嗎?你該去當黑手?或是宣揚甚麼古怪理念?

你,就變得伟大了。

但這假設忽略了一件事故。社會的基本運作邏輯是經濟學,而不是人本科學的公允正義。當你添加某樣東西的供給後,那東西只會矫捷貶值,但「不平等」還是會存在著,只是計量所用的媒介將會因此轉移成別的東西罷了。就仿佛大批印鈔票一樣。鈔票大批添加時,商品數量並不會因此添加。也因此,當鈔票數量與商品數量不平衡後,要買同樣的商品你其實得花更多鈔票去取得。而最終,鈔票變得一文不值,商家不再接受鈔票,你得用其他的媒介(如貴金屬)去交換有限的商品。

本站统统文章未經事前書面授權,請勿恣意使用、引用、轉載。

-----------------------------------------

面對人生的差别時,該怎麼做選擇?

講的簡單些,即是「物極必反」四個字。

寫自傳是畢業生很告急的武艺..

亚博永世官网注册,我建議你先义务個一、兩年

年度職涯健檢關於履歷表更新

延伸閱讀:

這樣講或許偏頗,但我不时覺得统统試圖以人力攪亂經濟學市場機制的舉動,不管目的是為了保護弱勢或是选拔公允性,通常都只是短多長空,最終只會傷害原本想保護的那群人。讓统统人都變成大學生,添加了社會公允嗎?或許是,但從長遠的人民福祉來看,只是改變了門檻位置罷了。单方面的公允是永不可能以此創造的。

但回頭來看,採取這战略的大多數人恐怕都觉得到绝望了。因為,真多念個兩年,狀況並沒因此更好。新鮮人起薪不但沒有變好,反而每況愈下。

你都可以有差异的選擇。你也不會因為「需求」一份义务而义务,而是可以徐徐為了自己的「志向」而义务。

股市最可以看出物極必反的循環观念。漲得過高,價格會往下修正;跌的過慘,會有人搶進收購。換言之,價格隨時處在修正的狀態,隨時由一個極端會往另一個極端流動。

你要念,即是「自己得很想」鑽研某種學問,以是願意承受選擇變小的風險,而一同讀上去。但你要成心裡準備,當你成為那領域專家時,你也很可以一輩子只能待在那領域了。一些冷門的科系,假设你不能成為那領域最頂尖的學者時,以致你可以將根本找不到相關义务。換句話說,讀書必須是你的興趣。你因為興趣,而寧願犧牲自己的就業機會與生存廣度。假设是這樣,那我不會克制你。

學歷貶值也是树立在類似的观念上。職位的需求若不創造,學歷的添加只是选拔「就業的進入門檻」罷了。原本高中畢業就能做的事故,因為滿街都是大學生,以是連服務生、泡沫紅茶的工讀小妹也都是大學畢業。社會沒有因為大學生的絕對數量添加而均富、反而變成各人都得多领取四年的教导资本本领失失「基本义务機會」。換言之,窮人只是因此遭到更大的傷害。

大家更需求的,是了解推導的思維,並培養「自我思索的邏輯」,並以這方法树立出「你的結論」。

加上前幾年經濟大環境確實不好,更多人覺得若可以的話,就先盡量留在校園中。「多熬個兩年,等碩士學位有了,大環境或許也轉好了,出來就可以有個不錯的起薪。」

但也仿佛我统统講「人生观念」的文章一樣,開頭這裡我要強調一件事故。我在文章裡頭分享的是「我個人認知」所推導出的想法與結論。但請不要只囫圇吞棗的汲取「結論」。結論其實不告急,因為我的結論只是「我的」價值觀與思維推導的產物。

以是別怪大環境,也別怪企業無情,而是你有沒有想過,真正的遊戲規則是甚麼呢?有沒有認明晰,現在的遊戲規則,已經跟我們父母親那一輩完全差异了。

請記得,當你做某個決定時,那必須是因為你深思熟慮過覺得

我得說,我的價值觀不时彩色常道家、非常老子。

另外,很多人資主管不會告訴你。即是你念的假设不是台清交、公立學校、國外着名學府、或是相關領域佼佼者的學校,碩士學位對很多公司而言根本跟大學畢業其實是一樣的。

假设學校實在讓你沒興趣,你也該試著學些畢業後對你有幫助的東西。我覺得最基本是要會OFFICE,尤其是EXCEL。假设你方案進入至公司,EXCEL的熟練是很有幫助的。這在任何基礎職位上都會用到。你假设熟习這工具,你會讓自己、讓你老闆都輕鬆很多。我也建議你學習怎样寫報告。無論你知道是平凡行政人員、企劃、專案成員,你若知道怎样寫一篇好的報告,你都更容易讓自己脫穎而出。

至於已經在大學以上的,我建議你要嘛即是好好念書,把自己的專業學通、學透徹。千萬不要分明是本科系的,畢業後卻甚麼都不懂。這會害慘你自己的。

再多學一個理財观念

回到主題。也因為學歷貶值這件事故徐徐開始發酵,如溫水煮田鸡平凡。迩来十年開始,逐漸明顯的一個現象即是:「很多大學生畢業後不敢離開校園,反而想去多念個碩士」。我周圍認識的一些人就有云云的心態,覺得不管念個甚麼碩士都好。若不念,就覺得似乎自己還沒準備好。

 

本文已授權時報出版社,收錄於【三年後,你的义务還在嗎?】一書。若有轉載需求,請與時報聯繫。

我並不是要宣揚讀書不好的观念。

「永遠不要」去祭奠誰的論點,也不要速食地去全盤接受別人的思維。而是要嘗試树立自己對於天下脈動的觀察,了解自己的需求,並思索怎样交換與犧牲。

有收到一些迴響。亚博永世官网APP下载|买球官网。

 

廣設大學、提高基礎教导,不时是過去年代教诲革新的理念。出發點仿佛是源自於一種公允思維。支持的人恐是覺得學歷是义务的基石。以是產生一個簡單的邏輯:「假设能讓更多人讀大學,就能讓各人都有好义务。各人都有好义务,各人就能賺大錢。各人賺大錢,貧富差距高涨,社會應當能更和諧。三民主義的均富目標就能因此展開啦!」

迩来也在一些討論區看到關於22000、還是26000這些數字的討論。很多人不滿,認為政府沒服务、企業主貪婪、或是企業西進构成台灣空泛化之類言論。我個人是覺得抱怨這些是有點唱高調。我並不是說不該談那些東西,只是覺得把問題外部化的言論,在選舉場子講講還可以炒熱氣氛,但是回到現實生活上,講這些東西其實無法解決「現實」問題的。罵歸罵,最後自己的人生問題終究還是得自己解決才行。

一個該順應改變的,即是要警觉習慣領域构成的迷思,比方說「會迷信覺得讀了碩士是一種加分,讀的越高就應該有越高的薪水」。但我自己觉得到的趨勢在於:接下來十年到十五年,很可以除非一些特殊職位以外,能否賺錢跟學歷上下的正關連性會越來越低。以致有時候,念了碩士反而將限定了自己的路。

人多的地方不要去」。

讀書有其價值。我只是覺得,

再來我建議你培養理財才干。為何這很告急?因為這触及到你之後能擁有多大的自由度。很多人烦闷樂、很多人恐懼社會、恐懼變動,在於他們沒有很快树立一個安穩的財務基礎。假设你能在义务一年兩年內,有一些儲蓄、避免過度消費、有些投資部位。你自然就可以考慮很多事故。苏息去念書?出國進修?轉換跑道?結婚?離家獨立居住?嘗試更有近景但低薪的义务?

好,廢話未几說,正文開始。

我非常相信事物的變動是永遠在兩個極端不停的相互流動。當某個東西被推到極限時,就會開始走向衰敗。衰敗未必會導致消失,衰敗到了某一點之後,屡屡又會開始興旺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