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永久官网「不安全感」 (一)

:「假设你的情人沒有安全感,更多的關心與愛其實是毫無用途的」

請她來看這篇?這當然是絕對不可行的。我的建議會是:應對沒有安全感的人,要即是放棄,不然也只需「距離感」或許反才會讓關係平衡的關鍵。

你讓我担心吧!」

有些女生會碰過控制欲很強的女子。妳跟其他男生多說兩句話他就生氣,服裝露多一些會不高興,獨自出門的聚會若有女子在場他知道會發飆。這時候,女生常會覺得「好嘛,為了愛,那我只需乖乖待在家裡,誰也不見,好好聽話,配合並順服他,他應該就會相信我了吧?」

或著我們該先來探詢,所謂不屈安感,又终究是甚麼樣的內心糾葛呢?

本站统统文章未經事前書面授權,請勿恣意使用、引用、轉載。

這當然並不限於愛情。職場上也是云云,尤其主管階層最需求自我探詢這問題。若你對於地位沒有安全感,你會做出不必要的控制伎俩。適當的控制雖是需要的,但過度的控制會讓同仁更與你疏遠。事故最後會如愛情平凡走向毀滅。(背後心思層面是一樣的,以是有這困擾的也可以繼續往下看)

以是對大部分人而言,會開始透過各類的「控制伎俩」,試圖避免任何損及關係與地位的人、事、與物。比方說,查勤即是這樣的一件事故。正常一點的查勤者,會選擇在你應該沒事的時間打電話給你:「你在幹嘛?有沒有想人家?」但恐懼感嚴重的查勤者,則可以一有空、一有顧慮就打電話,三聲沒接就發怒起來;更可以在半夜三點半,哭著打給你說:「嗚,我夢到你要跟我别离。你說,你說!有這樣子的事故嗎?答應我,你永遠都不會離開我~」

但事實上,這是大錯特錯的。

怎麼說呢?

那假设你的情人是沒有安全感的人。你终究該怎麼辦呢?

這或許最後會變成是個哲學問題。但我個人很喜歡哲學上的探詢與思索,雖然討論哲學問題未必有甚麼快速解。但唯有這樣,你本领了解自己直覺與感性的起點是甚麼,也本领引導自己透過理性與邏輯去面對問題,並讓自己真正的從心情上约束出來。這是一種尋求自身自由的過程,也渴望大家跟著一同參與下去。:D

我相信,一定有很多男生,聽了女生說沒辦法給予她足夠的安全感時,會當下覺得滿腔熱血都沸騰了起來。心想:「我分明這麼愛你,你居然不能理解。好!那就讓我好好表現給你看吧!」於是卯起來買早餐、噓寒問暖、接送照顧、寫小卡片、送玩偶、情人節送出大把的花束。搞得對方淚眼婆娑,感動不已。兩方都誤以為,這即是愛了。

大部分人,其實都知道不屈安感是關係的殺手。但很多人在這件事故上最關鍵的誤解,即是以為解決的方法是「往外求取」。女生會說:「我覺得你沒辦法給我足夠的安全感。」男生會說:「你異性冤家太多了,讓我覺得不担心。」這兩句話背後都有一個共同的邏輯是:「對方若能給我更多的承諾、更多窩心感動的舉動、更多取信於我的行為,我就能覺得安全與穩固了。」「以是,請

但我得說,對於有著強烈不安的情人來說,除非他最終能自己找出「自己的安全感」,否則這段關係都將很難走终究。你的对峙距離,最終也可以被以負面的办法解讀。以是最志向的,其實是在開始不深時,若查覺類似問題,就耽误中缀。否則長期時間與肉体的投入,到頭來都很可以是白忙一場的。

換句話說,那是一種潛意識的悲觀者思維。簡單的描画即是:「你真的對我很棒很棒!但是即是因為這份棒,讓我不經擔心起來萬一日後這些都沒有了,那我該怎麼辦呢?」以是,當對方越是愛自己,越是内行為上表現出在意與愛憐時,他/她所產生的恐惧不但沒有消失,反而越加劇烈。

以愛情而言,有著強烈不屈安感的人,並不會因為幸福而減少那份恐惧;反而會越在「最幸福的時刻感覺恐懼」。

換句話說,當不屈安感這種情緒強烈時,人其實無法坦率的享用幸福時刻。幸福時刻對他們而言,帶來的並不是撫慰、也不是愉悅,而是會加大恐懼:「萬一未來這通通將不復存在,那該怎麼辦」。更可以會把這萬一的失敗機率在心底立刻模擬起來,並已經因為這模擬的結果觉得到痛苦、無助、與擔憂。以致對方根本沒辦法意識到,一心底终究在這幸福的當下有過甚麼樣的思維與變化。

安全感,是一種源自於自身對於某種狀態、某項地位、或是某件物件擁有權喪失的恐懼。

但這是一個負回饋螺旋(見這篇負回饋螺旋)。雖然對方做得越多,自己好似失失越多。但在自己每次「獲得添加的同時,也讓人愈加恐惧失掉」→因為對他而言,失掉的損失變的越來越大。換句話說,若對方投入越徹底,當事人的不屈安感其實也隨之低落。會要求更多更多的順服讓一心安。

換言之,探求到此,這篇我想提到的第一個論點是:

我相信讀者大家在愛情上、在職場上、在人生過程中、或在珍貴的物件持有上,應該都曾經觉得過「不屈安感」這份情緒的啃蝕。有人能抑制並讓自己人生更美好;但有人卻始終無法擺脫這問題的糾纏,並留下深化陰影性的東西。但我覺得這不是不能對抗的一種狀態。亚博永世官网APP下载|买球官网,我們就能找到對抗的方法。

以愛情而言,相信很多人都經歷過沒有安全感這件事故。面對一個好不容易追得手的異性而言,面對好不容易失失「男冤家」、或「女冤家」這樣的頭銜而言,確實讓當事人會覺得高興與得意。但這份得意卻屡屡讓人患得患失,因為頭銜的赋予完全取決於對方的心境坎坷。

以是,我想從頭的探討一下,终究這心境的癥結是甚麼?若我們想在愛情上、職場上、以致人生上更包容、更沉穩、更踏實,那终究我們該求取甚麼樣的改變?或以致,是該向誰求取?

以是若你曾經交往過沒有安全感的情人,或是你自己是沒有安全感的情人時,在這整段推導下,或許你能理解為何我前面提到,安全感並不是他人能夠提供的東西。反而只會因為別人提供的越多,越讓這份關係會重重的跌落並崩潰的主因。

換言之,可以在兩人最幸福的時刻,沒安全感的那位其實是手腳严寒浑身打顫的。因為當時一心裡想的是「萬一這些再也沒有,所產生的恐懼感」。而這恐懼感,只會讓他需求別人提出更多的保證與承諾。

好,以是接下來我們要討論的是:假设自己查覺自己是沒有安全感的人,而且這東西是無法從別人身上所獲取,那终究我們該怎麼辦呢?

(請見下一集)

但是呢,有經歷過查勤情人的少数會附和,查勤其實是種很巧妙的行為。偶而為之的,或許會讓人窩心與愛憐;但一旦過量,將會构成對方壓力與對於關係的負面觀感。而且更嚴重的是,無論一開始對查勤這件事故抱持多高的疼惜與愛憐,最終都將會覺得窒息、疑懼、並開始思索规避與爭取自由度。而查勤的一方則更會因為觉得到對方规避意圖時,更落實了對方想從身邊逃走(或反叛)的假設,而提高欺凌與威壓的力道。最後,關係將會因為這樣的不屈安感而崩潰。

Whenloveisinexcessitbringsamannohonornorworthiness

這帶來這議題的下一個理論

所謂「頭銜的赋予完全取決於對方的心境坎坷」,在於男冤家或女冤家這頭銜屡屡是因為過去我們做對了某些事故,而失失的「暫時性地位」。但誰也沒辦法保證我們能永遠持有「某某人男(女)冤家」這樣的頭銜。只需哪天我們做錯了某件事、說錯了某句話、或是某個過去存在的特質不存在了(以致只是別人不再欣賞了),這頭銜仿佛就將離我們而去。換言之,頭銜的保管,仿佛絕大部分的權力是存在於「赋予我們的那人身上」。這也產生一個直覺的結論:假设我們讓他的眼睛只看著自己、耳朵只聽著自己、心裡只想著自己,那這地位,或許就將穩若泰山。

但當對方耗盡力氣達到那一階段的心安時,他又會找尋下一個課題來測試「我的狐疑是錯的」、「你不會離開」。但我們都知道,人沒辦法證明某件事故絕對沒有。以是,最終整段關係就在挑缺陷→順服→感動與负疚中周而復始。最終,有一方會無法承受(比方說無法給予更多、或是無法忍受這狐疑),而讓關係崩潰並結束。

但這類情绪,最後屡屡還是多以别离或悲劇收場。為何呢?因為心裡面會抱持強大不屈安感的人,並不會因為這些犧牲或配合而感覺穩定。相反的,你給的越多,他反而會覺得「像你這麼美的女生,追的人很多,怎麼會持續這樣愛我呢?一定會有別人來從我手中把她搶走。」

-Euripides(尤里庇狄斯)

簡單的講。既然你給予更多只是讓他的恐懼感上升,那你停在某個點不動,反而可以維持某種均衡。換言之,恐懼感與不屈安感,並不是你能幫對方控制的,那是他自己心態以及對於關係在意的副產品。也因為對於關係的在意,你若停在某個距離之外,不跑遠、但也不過份接近,你本领避免恐懼感的持續上升。以致當他大幅度衝上來之際,你還得对峙一個巧妙的距離。

假设你對於一段關係沒有安全感,那這段關係恐怕終將失掉。以致該這樣講:你恐懼越大,失掉反而越快。

但問題在於,安全感其實跟別人怎麼提供完全無關。這純粹是一種「自己心態的缺陷」,而非別人有形無形上給與多寡的問題。

很成心思,不是嗎?

 

探討這問題的起點,我想先從终究讓人在愛情中感覺「不屈安」的責任是在誰身上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