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永久官网(上)

『你永遠無法猜測別民心理,也無法了解別人可否至心認同你。但有個頭銜後你將真的能做些事故,別人也最少會願意聆聽。最少笑臉將好過漠視。若最後结果能出來,別人自然會認同;但结果不出來,那你自己就先不能認同你自己了。說终究,通通還是你自己才干問題,而不是別人的態度問題哩。』

『你可以好好想想的…』

我一邊用手指計數一邊說道:『升職最少錢會稍微添加、無論是去吵架或是斡旋或是嘗試你的理念,都是差异的义务經歷。若最後你居然還活下來,更体现你能穩當的卡住位置。而有個主管職經驗,就長期來看也是不錯的經歷。不管你要長等候在那裡,或是要換义务,都將有個比你其他同事更好些的履歷。』

周末跟個冤家吃飯,席間他提出了一個生存問題跟我商談。

一方面是有點不能理解這思維,還在試圖從他的角度理解,一方面也真的對於他這說法不太以為然。我稍微沉思了一兩秒,然後緩慢的開口說道:『你覺得這是骗局啊?』

他公司的狀態我聽過幾次也约莫了解。這位小老弟在一間SI的軟體公司當工程師,平時聽他發過牢騷,抱怨老闆、抱怨客戶的,也知道他們跟業務部門關係很緊張。因為公司很業務導向,能接案子回來即是好,以是業務聲音常常比較大。加上業務部門難免有業績壓力,不免會接些後面很難扫尾的案子,也有過度承諾的傾向。但老闆因為仰賴頭款的現金流需求,雖然知道某些案子狀況不太公允,但除非很誇張,否則多少是睜隻眼閉隻眼。

我繼續說:『機會有兩個層面。一個層面是他能從七八個人之中看中你並選上,這体现你在才干上是有遭到他肯定的。另一個層面呢,假设是個難搞的位置或問題,但你能處理融洽並活下來,那就可以更上一層樓了。』

『從我的經驗來看,往上爬從來就不是甚麼簡單的過程。你想想,假设今天沒有難處,他幹嘛需求多一個操持職?假设沒甚麼狗屁倒灶的事故,客戶若完全任他擺布,業務部門能又賺錢又不惹開發部生氣。這中間若都不需求有人協調、磨合、溝通、以致扮黑臉,那他幹嘛多付你錢讓你升遷?假设通通都很簡單,你老闆自己來不就好了?』

我不太懂有升遷機會為何要推失,以是就問起來:『推失?為何要推失?你不是等候升遷好一段時間了?現在機會真的出現了,你反而說要推失?』

以是我一聽他有個升遷機會,其實還很替他高興啊。結果看他反而自己又縮起來,除了可笑、更覺得不以為然。

『人是不可能完全準備好才踏出第一步。對我而言也是云云啊,每天在义务中不时都有新的體會與領悟。這也證明我不时都才在徐徐學習合格扮演自己的角色。以致今年認為對的事故,明年可以就****了,可以又有差异的做法與想法。以是,重點不是等自己準備好,搞不好根本沒有那一天,而是可否願意接受挑戰並試著解決問題。』

他有點憤憤不平的回應:「但是我覺得這是骗局耶。老闆應該即是覺得現在這客戶會難對付,且他自己不想跟業務部門衝突,以是才想多拉我上來。我可不想接這種爛缺。現在我寫程式寫的好好的,幹嘛去幫他擦屁股。我又不是棋子,幹嘛這樣任他擺布?」

『我猜你老闆應該沒這閒情逸致整你。事實上,假设我是你,我根本不會去想說這是骗局或危機。唯一我看到的是機會。』

沒有甚麼是不用领取代價的(下)

我發現自己太耐烦了,以是試著盡量放慢語氣說:『這是我的见地,不一定對。但我總覺得,發自內心的敬重來自於你很告急。而且老實說,你永遠也不知道別人可否真是發自內心的敬重你。以是,又何必在意那種事故呢?』

他沒好氣的回答說:「我可還沒這麼偉大啦。人家要是看我不爽,直接叫我走路了,才不會這麼大費周章。」

他茫然的看著我。

我又徐徐的強調:『你太在意公允不公允這檔事了。我覺得整天討論公允不公允的人最傷腦筋了。天下根本沒有公不公允的問題,只需你有沒有使用價值的問題。任何老闆找你來,本來即是渴望你解決問題、等候你去幫忙打仗的。一定是危機四伏或是需求你來树立制度、馴服別人、打扫困難、或出外打仗,才會給你大位。不然你以為會有甚麼老闆是自己先把事故都部署妥當了,然後搬八頂轎子請你來當官享福嗎?天下上哪會有這種好事!也或許有啦,但可以要等你哪天是大前研一那種要素時或許會。但現在你到哪裡,其實都一樣的啦!』

他抗議說道:「或許他覺得我往常抱怨太多了?想這樣整我?」

『那還有甚麼缘由會不是好缺呢?我覺得升職都是好事啊?你別想太多吧?』,我疑問到。

我每次耐烦講話就會快速、並變得沒甚麼保管。

沒有甚麼是不用领取代價的(中)

他談到迩来有一個升遷的機會,但是他卻很猶豫,以致考慮可否應該把它推失。

我有點聽不懂,反問他說:『怎麼說不是好缺?是明升暗貶嗎?你是得罪了誰?』

 

我皺眉。

我試著表達另一層面的见地:『但是我覺得你老闆這樣做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故耶?這應該沒甚麼擺布與操弄在其中。唔..或許有啦。或許有你想的那些刁滑之處,但那又怎样呢?』

 

我繼續說道:『统统升遷,其實都不會讓你更好混,一定是有更大的難處與挑戰在後面。但你換個角度想想,這不是一種肯定嗎?你們部門有七八個人,他幹嘛選你而不選其他人呢?』

他看我一眼,亚博永世官网APP下载|买球官网。然後開口道:「你也知道我公司的狀態。」

他面露猶豫的回答:「是,我是等候升職良久了。但是,我實在覺得這不是一個好缺。」

我反問:『現在怎麼又自我感覺良好了?前面說要是惹老闆生氣他直接請你走路,現在怎麼又陰謀論起來了?』

他因為不时是工程師,對這類事故當然大部分時間是不能做甚麼。但他又老覺得自己的主管應該去據理力爭,不能总是讓大家吃虧,以是常發豪語,講自己要是哪天當主管,該怎麼辦怎麼辦。我是跟他說別胡思亂想,哪裡都一樣的,能為公司帶來現金流的即是講話最大聲的。但他還是老覺得生氣,也老覺得這不太公允。

延伸閱讀

他又開口說到:「現在我們正在進行那個XX單位的案子。那種大众單位的承辦人很囉唆。不是很懂電腦,解釋也聽不懂。加上很多事故之前也沒講明晰,我若冒出頭去但是會很危險的啊!」

『不要不时找因由留在安適區。你不老覺得現在發展空間不夠大,聲音不被人重視、大家不敬重你?不老覺得每次有甚麼消息你都聽不到?結果給你一個大家肯定會敬重你的位置時,你又猶豫不決,這不彩色常抵牾嗎?』

『就算退一百步,你最後沒能撐下來,你其實也會失失幾樣東西。』

本文已授權城邦出版社,收錄於【沒了名片,你還剩下什麼?】一書。若有轉載需求,請與城邦聯繫。

本站统统文章未經事前書面授權,請勿恣意使用、引用、轉載。

一串話講到這裡,他聽了有點羞愧,但還是試著解釋說:「我也不是不要。我當然知道這樣大家就會敬重我了,但是我實在不想大家是因為Title敬重我,更渴望大家是認同並發自內心的敬重我。」

『你不用忿忿不平,換成老闆的心裡來想就通通都可以理解的。你應該矫正面思索,想想他最少是覺得你有可以可幫他處理随手的事故。另外,我猜他99%是渴望你最終能解決問題,並留在那個位置的。不然你若失敗,對他其實更麻煩。因為過程中,你可以捅個婁子;就算沒捅婁子,你待不下去要換別人,他也一樣很随手。他賭注的资本遠高於你,以是我不相信他會刻意想害你,因為害你對他可一點好處都沒有。』

我沒理會他這說法,繼續反問道:『但你之前不是不时覺得部門很多事故你很詬病?對於跟業務單位銜接的流程也不以為然?不是老想自己有才干時可以改變嗎?現在若有個Title護身,不就可以名正言順的試試看你的理念了?』

我又繼續:『真的,我是覺得無論怎样你都該試試看。能留下体现你厲害,也体现你往常認為的理念是可行的。這是好事。就算你不能留下,被其他人幹失了,這單純只是證明你還沒準備好,也證明你的那些觀點不完全可行。但那也沒關係啊,你又不是多老,調整觀念與想法,總是有可以再有一次機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