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永久官网

亚博永久官网

「罐頭笑聲」是個挺有趣也很弔詭的東西。

這玩意最早出現在美國的電視圈,當節目中出現笑點時,導播配上預先錄製好的笑聲帶子,來炒熱氣氛。這罐頭笑聲即使在今天,還是被廣泛的使用。我一直納悶,這笑聲其實非常的假,有種很low的感覺,但為什麼包括美國一流的喜劇、夜間脫口秀、日本韓國高成本的綜藝節目都還是照用不誤?凡存在必有原因,最近在翻閱Robert B. Ciadini所著的影響力(Influence: The Psychology of Persuasion)讓我找到了答案:這是盲從的力量!

原來這庸俗的罐頭笑聲,早就受到美國許多製作人、藝人、以及一般大眾的抵制。反對者認為這種突兀的音效,讓節目的水準大打折扣。如果節目好笑,何必用假的笑聲呢?這樣豈不是欲蓋彌彰!事實上,我還在網路看到有人在詢問「誰可以推薦不含罐頭笑聲的喜劇?我真是受夠了!」可見這世界上幾乎沒有人對於這種「一聽就知道是假的」的配音有好感,之所以它還屹立不搖,就是因為罐頭笑聲有用!

美國電視台的高層不是笨蛋,他們老早就針對觀眾做過調查,直接問大家喜不喜歡罐頭笑聲,答案多半是「No!」但要是換個方式,讓大家看有罐頭笑聲與沒有罐頭笑聲的節目來比較,有罐頭笑聲的節目明顯讓更多的觀眾覺得更好笑(降低笑點),而且笑的時間延續地更長(延長笑果)。我覺得這跟「炒菜放味精」的道理是一樣的,直接問客人要不要味精,當然是不要啊!但加了味精的料理卻往往讓人覺得很夠味!

所以結論就是,當大家一起笑的時候,既使知道那效果是人工的,多數人還是會跟著「起笑」!

亚博永久官网

我很小的時候(特別強調)上過趙樹海的「大家一起來」當現場觀眾,錄影中都會有工作人員適時舉牌,要大家「拍手」或「歡呼」。現在的綜藝節目更是不著痕跡,乾脆直接找十幾二十位來賓在台上,創造一種群眾感,購物頻道更不用說了,因為他們都知道,只要人多勢眾,觀眾就會受影響!

據說南美洲有一種螞蟻,他們有種奇特的本能,就是會跟著另一隻螞蟻尾部的氣味走,如果你看到一列這樣的螞蟻,你把帶頭的那隻螞蟻引導到隊伍中最後一隻的尾部形成一個環,你猜會發生什麼事?沒錯,這群螞蟻會不斷繞圈圈,直到死為止。這樣的本能看似可笑,但對螞蟻的生存很重要,多數情況下會讓螞蟻很有效率地合作,不過遇到惡作劇的人,這樣的本能就會變成愚弄牠們的工具。你可能聽過一個詞叫做旅鼠效應(Lemmings Effect),講得就是團體中這種盲目跟隨的行為。(但據說旅鼠集體跳海的行為不是真的!)

亚博永久官网

人有比螞蟻聰明嗎?當然,但可能沒有我們想像地那麼多。住在台灣的我們應該很熟悉,媒體廣告不是常找一群人來「真心推薦」,要不就強調「百萬人使用見證」。走在路上,大排長龍的小吃店往往會引來更多好奇的人,所以有些商家甚至會找槍手來假冒顧客排隊。影響力書中也提到,Pub裡的酒保會在杯子裡先投幾張紙鈔,以「吸引」更多的顧客投入小費,你不要說這是耍賤招喔!事實上連宗教團體的募款箱裡,也會先放一些「種子基金」來達成拋磚引玉的效果。看來,人類也是有和螞蟻類似的本能,就是「跟著前面走」!

我個人對這種「盲從」的天性很有感觸,我大概從高中開始,就發現自己是很容易受別人影響的人。多年的反省與觀察,我認為有兩股強大的力量,會導致人們不由自主地跟隨大眾的腳步。一是「權威」,二是「方便」。

高中時我參加學校的古典吉他社,我們班上剛好有十多位同學參加這個社團,成為社上最大的一個小圈圈。升高二選社長時,總共有兩位社員出馬競爭:A是一位非常積極想要當社長的人,吉他彈得不錯,也是個很有服務熱忱的社員,但他不是我們班的。B則是我們班推出的代表,他是高一生中吉他彈得最好的,但他清心寡欲,只想好好學吉他,對當社長一點興趣也沒有,老實說,B是在我們班同學強力支持下,才半推半就出來競選。如果冷靜下來想想,我會支持A才對,但當時我們班上同學每個人都強烈地挺「自己人」,我也就跟著大家一起幫忙助選拉票,甚至把A同學當做假想敵。直到投票前的「政見發表會」上,我們班的B同學竟當著全社員的面,說自己很願意當副社長作為協助者,但請大家把票投給真正有熱忱的A同學,我才突然醒過來,有種「我…我這是在幹嘛呀?」的感覺。然而在當時,全班同學口徑一致下,我要是說「不」,豈不成為「害群之馬」?這就是群眾所造成的權威力量。

我們其實從上幼稚園時,就開始了「服從權威」的訓練了。你看幼稚園老師都會高八度地問:「小朋友,點心好不好吃?」這時就算下面有10,000個小朋友,還是會聽到「萬眾一心」的回答:「好~吃~」這時候,除非現場出現像蠟筆小新這種奇琶,不然絕不可能聽到「嗯,奶油太膩,餡料太甜,上次那家比較好」之類的回答。正常的五歲小孩都知道,「逆眾」是變成「怪咖」的最快方法!

可能有人會說:啊!那是小孩子才這樣。別忘了,選舉又快到了,我保證你一定會聽到這樣的應答:「(主持人)大家把票投給XXX厚姆厚啊?」「(群眾)厚~」

除了權威促使人們盲從,另外一種力量是「方便」,簡單地說,就是「靠自己做出正確的決定太麻煩了,跟著大家走總沒錯吧?」,我覺得,這種力量甚至比權威更強大,無色無臭無味,「耍」人於無形之中,絕對是武林十大毒物之首!

大學時有間號稱他們的牙膏「永」遠用很「久」的直銷商大舉入侵校園,我周圍多數的朋友都興致勃勃,我自己也參加了好幾場的說明會。那時的我對直銷體系也不了解,單純覺得把商品賣給自己的熟人還賣那麼貴,這種事情我做不出來。況且,大學只有短短四年,不好好讀書多交朋友,去推銷肥皂牙膏不是很怪嗎?總之,基於賺錢而建立社交關係,總覺得不太對勁。不過他們的行銷實在太強了,連我最親近的幾個好友,包括當時的女友在內,都做起了直銷生意。曾經有一次,我對幾個好朋友說出我的看法,建議他們別淌這渾水,每個人都覺得我講的對,卻還是一個個填了報名表,我很生氣問其中一個朋友:「是怎樣,你加入難道有更好的理由?」她的回答讓我傻眼:「你分析的都對,但我想賺錢,難道你有別的賺錢方法嗎?我寧願先相信直銷能讓我發財,不然我現在要怎麼做?」

我之前文章有提過,一位藍鑽級的朋友找我參加高階的直銷大會。參加者幾乎都是高學歷的菁英,有外商高階主管,甚至還有副總級、院長級的人物。讓我非常訝異的是,會中主講人講到一些關鍵字,台下就會有暗樁大聲呼喝,全體參加者也跟著呼應。那種情境非常詭異,讓我想到日月神教之類的組織,更奇怪的是,這些呼應者都是我認為相當有素養的人,絕不是無知之輩。我認為,就像不少被邪教吸納的博士碩士一樣,加入這些團體,並不是他們被騙,被誤導,而是出於自己的選擇。畢竟理性之路太過艱辛,可能永遠無法給我們一條簡單清晰的道路,我「寧願」相信這是條發財之路,這是解決感情痛苦之路,或是任何幫我達成目標的指引。

越了解這類人性,也越了解自己其實跟所有人沒啥兩樣!我逛夜市時也會特別注意排隊最長的店家,那也是種樂趣。另外,這幾天老婆幫我訂紐約的旅館,當她提供一堆詳細資訊給我,包括價位、離地鐵站遠近、星級、住客評分等,我也是不耐煩地說:「你不要告訴我那麼多資訊,我沒空一個個去比較,妳就幫我選一家吧!」

排隊、訂旅館事小,但是,求學、就業、愛情、婚姻、生兒育女這類人生大事,如果也順著人類「盲從」的天性會怎樣?我無法證明會比較糟,但我沒這個膽子去嘗試,我會盡量利用螞蟻沒有的人類大腦盡量多想想,我很怕「罐頭笑聲」之後播放的是烏鴉「啊…啊…啊…」的叫聲。

現在想想,我和Joe寫了這麼多鼓吹理性的文章,要成為主流部落格是不太可能的。我們分析了事情的多個面向,闡述問題的來龍去脈,卻很少告訴大家成功捷徑和標準做法,而這正是多數人期待能得到的。但話說回來,還是有不少讀者固定看我們的文章,並提出更犀利的見解,這點實在讓人感到欣慰,我只想說:阿咪老師,來點「罐頭掌聲」吧!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事先書面授權,請勿任意利用、引用、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