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永久官网,要退回哪個時間點?

第一個時間

這齣戲當然不打扫還有續集,以是廣義而言,半澤的人生還沒完結。但就「如今的」結局而言,他僅是達到了第一個目標(報仇),但也因為急於報仇,第二個目標反倒是變遙遠了。 

非要等到他拿到告急的頭銜、並在銀行位置穩固了、手握資源、部属有些追隨者了,半澤本领一舉擊垮大和田。而且當半澤又有頭銜、又有戰功、資歷、還有一群追隨人馬時,行長就很難像現在隨意把半澤調到外面去。

雖然為了報仇以及想改變銀行體系是個很崇高的目標,但事實上也得领取很多代價。報仇過程中或許抚慰也滿足,但完成後其實剩下的應該只需空虛。而且一步不警觉,有可以自己反而被反噬。但是,人生不完全只是為父報仇,他的媽媽還在、妻子小花、以及那個很少出头具名的小孩也是他人生中該快乐的目標。為了前者讓其他人跟著受苦,為了义务讓家民心裡忐忑不安,其實未必是值得的。

只需半澤能維持不被大和田搞垮,就有機會以較短的時間升遷。畢竟行長需求半澤有「實際權力」來跟大和田相提并论的對抗。以是,行長會盡量讓他有戰功、也會讓他升遷。

另外,在此之前,我也想先聊一下那篇貼出後,有幾則非常值得一談的網友留言。

哪幾個時間點值得退回去呢?

這也是模范操持上所謂「代理風險」的範例。

留言二:這種劇情只需在東方文明才會云云,西方國家不可能存在。

再來談本文的正題...

第三個時間

以他的本领,若忘記報仇,好好找個能大展拳腳的地方,更快速的揚眉吐氣,或許也是另一種性質的榮耀父親,同時還能照顧到關心他的家人。這未必不是好事,你說是嗎?

留言三:半澤一開始即是想報仇,這樣的結果也算是求仁得仁。

前一办法還有一個問題:就在於

至於現在的做法,則是自己基礎不穩時,就幫行長去除了心頭大患。那自然是飛鳥盡、良弓藏;狡兔逝世、走卒烹….

我在那篇結尾提到,半澤直樹畢竟是戲劇,以是能有戲劇性的逆轉,但真實人生可以沒辦法這麼「好運」。以是我就問:假设你是半澤直樹,知道快乐半天最後其實會是被調去東京證券,你會想退回哪個時間點,又方案做甚麼事故呢?

我覺得報仇是他的目標之一,另一個目標其實在第一集「重生訓練」中他有講到:「他想當行長,想爬到上面去改變這組織。」

這留言原則是正確的。但是受限於處事者在差异立場上,未必一定都會寻求品行上的正確性。雖然行長看似站在一個公司最高領導的地位,但別忘了,在這樣規模的公司中,行長其實不是「真正的BusinessOwner」。他也不過只是一個比你年紀大的上班族。

行長跟半澤出身派系差异。以是選擇完全投靠行長其實是險棋。

雖然我本來沒方案談我自己的见地,不過文末好幾位讀友在問,以是我也就多寫了這篇。不過,也要強調一下,人生的選擇並沒有標準答案,我的见地只是我個人價值觀的展現,未必是客觀上最好的做法。

以是另一個更好的退回時間,其實是一開始大和田找半澤参与他陣營的那個時間點。在當時,大和田既然欣賞半澤也願意培養半澤,投靠大和田其實是最快往權力中央靠攏的途徑。而因為大和田跟半澤都是舊產業中央銀行出身,派系下的人都會對他多所禮遇。日後大和田垮台,半澤聲望若夠,是可以把這些人都收歸己用。加上當時行長顧慮大和田的力道而有所隱忍,這其實是讓自己往上最好的機會。

第二個時間

就長期而言,他當然渴望树立一個沒有貪汙的團隊。但若任何行動會危及他的位置,那他勢必得維護他的「短期优点」-也即是保住他的位置。這也是為何很多公司主管會在接近年度考核時,要不擇伎俩達成短期績效目標(如業績目標)。雖然某些舉動可以危及公司的長期發展,但誰知道自己能不能待這麼久呢?目下的獎金能入袋為安才是實際的。约莫如仿佛凱因斯說的:Inthelongrun,wearealldead….

留言一:Joe,你的分析不同理!假设公司有人貪汙,主管懲罰揭發者,又輕放主事者,不就等於告訴大家貪汙沒關係?

真的,人性應該是哪裡都一樣的!不然安隆與雷曼兄弟,應該都不是西方公司了….

而且當半澤選邊站,當大和田開始知道半澤是敵人時,他有很多機會能搞逝世他。初期半澤還不行氣候時,行長不會積極保護他,以是有很高機率會在金融廳檢查後一段時間後就被被大和田整倒。就算行長願意保護他且讓他很快高升,沒有同派系人脈的支持下,在大和田倒下後他還是有很高的機會會被行長整肅。

 

因為大和田知道行長想動他了,會開始積極備戰。行長也必須要強化自己陣營的力道,更要鞏固「砲手」的忠誠度,那當兩方拉鋸下,大和田的心腹們職位都很高,行長就非得多給半澤一些資源。

也一樣,可以在過程中稍微挑釁一下行長,但是別把行長至於逝世地,讓他始終有力量能跟大和田抗衡。自己若才干不錯,就很可以很快高升。等到力气相當時,再來伺機采取大和田的地盤、或是鼓動兩虎相爭,恐怕是能真正既兼顧報仇,又能逐步爬上去改變組織的方法。

 

簡單的說,是不該「太快」把大和田擊垮的。假设半澤能略佔優勢但不給他致命一擊,反而能為自己爭取最大的「權力空間」。

不過,我自己的話,我或許會選擇退回到本劇的一開始,也即是半澤在銀行面試的那時間,然後「選擇根本不要進入這間銀行」。

假设想要告成讓大和田下跪,但又不渴望自己被調去東京證券,那半澤可退回去的是在金融廳檢查完飯店事变,他跟行長報告的當下。在那時間,承諾自己將積極搜集證據,要行長保護自己不被調遠,但不要急著要在董事會上揭發。

只是,一來這需求花比較長的時間。再來,我得說,等真爬到那位置了,人可否還能抱持著「想改變組織」這樣的心境?以及當自己有這麼多「跟隨你的人」時,又可否還有辦法革新組織?這恐怕不是沒有到那位置的人可以簡單想像的….

兩週前貼了「半澤直樹」中上班族該看懂的三件事,沒想到帶來了大批的閱讀人數。撇開商周與關鍵評論網轉貼不談,光我們這裡就湧進來四萬多人。亚博永世官网APP下载|买球官网!

我對這觀點倒是沒有這麼有掌握。台灣的大家多少都有點外國的玉轮比較圓的迷思,但我自己待過加拿大、也跟德國與荷蘭的團隊协作過,我的觀察是人性終究是一樣的。

本站统统文章未經事前書面授權,請勿恣意使用、引用、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