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永久官网

(我心裡想,萬一之後又有很多外遇對象難道就不恐懼了嗎…)

是的,冲破瓶頸之前的那段路,永遠是最辛苦也最黑暗的。

這是因為剛開始時,大家都有學習熱誠,也都覺得有新東西會很好。但是一段時間後,大家肯定會開始遭遇困難、也會遭遇問題。要做過去覺得很簡單的事故,但因為新方法大家不習慣,反而要花比較多的時間。這時候,雜音就會開始出現,就會有人開始疑問:「原本方法也可以做啊!大家還是走回頭路吧!」尤其當組織中大部分人還沒能學透新方法時,更會在遭遇瓶頸前不斷遭到「回去安適區」的誘惑。

不管做甚麼事故都一樣的,在達到一定成果前往往都會遇到瓶頸。除非能衝破那個瓶頸,否則會在該階段擺盪很長一段時間,以致很可以回到原點。

「從來不覺得下決心很煎熬嗎?」

 

本站统统文章未經事前書面授權,請勿恣意使用、引用、轉載。

為何呢,因為這就像我們學習新事物一樣的情境。

就像武俠小說講的一樣,當內功知晓後,可以比練硬时间的更強。但是沒讓內力循環浑身前,過程痛苦通通,覺得幹嘛要這樣,直接練肌肉不是更輕鬆呢?但若你眼界遠大、假如將來的目標是寬廣、是有高度的,那就該從统统層面不同考慮,而不是等到有需求時再想辦法。

但是啊,輕鬆的路一走,人就自我限定了、也放棄自我成長了。對自己只需投诚過一次,就很難再振作起來了。

以是,請永遠選擇心智上最痛苦的選擇吧。

「就算他再怎麼不好,想到之後就只需我要一個人撫養小孩,就讓我覺得恐懼感爬遍浑身。」

說來說去人生统统事故不都是云云嗎?組織變革是云云、學習新東西是云云、愛情與婚姻的抉擇也是云云。正確的選擇永遠最辛苦,到達長期安適前的路途永遠最掙扎。但人若不能度過瓶頸,就永遠只能待在上一個階段;人若不試著冲破瓶頸,就永遠會想找輕鬆的路、會自己說服自己待在安適區。

據說最接近做決定的時間點,只需後來跑出去投靠一個住在外縣市冤家的那幾日。但在那邊待兩個禮拜後,下不了決心,最後還是又回家了。

告成的人會在瓶頸期持續快乐,自我改良、反覆嘗試並堅持终究。平凡來說,只需過了這門檻,確實掌握运用新方法的才干後,你就又能一帆風順的成長另一小段。而失敗者的選擇會剛好相反,他們會無法忍受瓶頸區所帶來的極大辛苦以及心智上所承受的壓力。也因此,他們會選擇规避,會選擇回頭到前一個所謂的「安適區」。 

換句話說,人們會傾向為了避免短期的痛苦而回頭到原來熟习的環境中(如不幸福但習慣的婚姻,或是熟习的老方法)、會選擇待在自己最覺得舒服的情境裡。但若一旦選擇讓自己往後退,就會讓自己不时無法冲破那個瓶頸。以致最慘的状况,是會失到難以再上升的心思制約中。

我跟她不算非常熟,以是有些話我也不好當面講。雖然表面上我是應和著點頭,但心裡沒說出的那部分其實是很為她惋惜的,也完全差异意她的選擇。畢竟在她這樣的情境下,是該離婚而絕對不能回頭的。真的,是「絕對」不能回頭的!因為一回頭啊,人就難以自拔了。

以是從我的角度來看,當然是越早離婚越好。但那畢竟是別人的人生,我沒辦法強迫別人聽我的。也只能聽她吐吐苦水、給點我的建議之後,就放在一邊了。

但實際上,大部分人的學習曲線是類似這樣的

 

(我心裡想,怎麼會不懂,誰都有失戀過吧…)

這本领讓自己不斷變強的。

這是迩来一個冤家問我的問題。

就仿佛蝙蝠俠裡頭的劇情一樣。高譚市中的人們都等候現狀的改變,但改變過程是痛苦的、是撕裂的、是衝擊的。支持檢察總長的革新,未來才有渴望,但現在要適應新狀態卻有立刻的短期痛苦得面對。不抵御短期的壓力,那長期就不會變;若長期目標明確,那短期的壓力就得面對。

上次跟她聊是去年十一月的事了。那次她告訴我,她快要生小孩了;另一個消息呢,則是得知老公外遇的事故。亚博永世官网APP下载|买球官网,進展到甚麼程度她是不知道,但總之她老公是坦承有發生關係過。當時她話語中就走漏著茫然,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一方面當然為此很生氣決定要離婚;另一方面呢,則也流露出對未來不知該怎麼辦的恐懼。

這也是為何我會對她後續的情绪關係抱持悲觀见地的缘由。因為她很明晰自己該離開,主客觀來看她也確實該離開,以致她也不是沒有才干離開她老公。但離開的決定總是痛苦的,要捨棄一堆東西、要否定一堆自己過去的決定,那需求極大的心智能量本领堅持下去。但若那是對的選擇,就得勉強自己接受那痛苦;不然寻求短期的輕鬆,只會讓自己長期更痛苦。

組織革新面臨瓶頸時的掙扎屡屡比個人更痛苦。因為組織學習力比個人更慢,也因為組織中包罗了更多個人,非要能讓革新的價值觀不再只是法規或是機制,而能變成深植民心的文明後才有辦法看出具體的變動。深陷其中的人,猛一天回頭看數年前的自己後,才會驚訝的發現過程中變革其實非常非常的大。

之以是會問這樣奇特的問題,在於原本她方案要離開外遇的老公。不過舉棋不定下,後來終究又選擇回去原本的婚姻生活。在這次跟我聊近況的時候,談到了這段決定的心路歷程,也反問我上述的問題。

舉例來說,當大家對於排程這件事故不熟习時,多會選擇直接手畫或是透過Excel打一打。這方法多簡單,多直覺,很容易就會讓人覺得幹嘛要用複雜的方法。但當情境複雜時,具備彈性的排程軟體能幫忙分析差异做法的影響、調配或平整資源、還有分析哪些事故該先該後,以致幫忙做单方面的風險分析。但不走到那階段前,时间學一半時,複雜度常會讓人覺得綁手綁腳沒辦法發揮作用。自然容易產生心魔,想退回容易的路途上。

但那即是夜晚最黑暗的時間點了。反而這時候要花更多時間與能量去冲破瓶頸而非退守回安適區。因為一旦選擇了退後,就會很難再有上升的動力,就會不时进展在原地了。(組織尤其是這樣,當得出舊方法其實也不錯這樣的結論時,就更難再一次推動新方法啦。)

平凡以為的學習曲線是一條向上的線,隨著時間拉長徐徐進步。

犯罪革新或許對你我來說都太遙遠了,但就以我最常做的專案操持成熟度導入拿來當例子吧。我自己參與過好幾場組織的學習與機制革新,有些大有些小,有告成自然也有失敗的案例。從那些失敗的案例來分析,最容易失敗的時間,屡屡都不在於剛開始啟動時。

「那幾天一個人的時間讓我想很多。想到當時剛認識他的時候,兩人也曾經那麼緊密。一想到這,就覺得不宁愿這樣把我的婚姻讓出去。」,她這麼做著結論。我倒是不發一語,只是應和著點頭。

我相信要一邊準備生小孩,一邊跟女子談離婚應該不是甚麼容易的事故。但我當時還是建議她,離婚或許是明智考慮下最長期安定的選擇。畢竟照她的說法,她老公結婚兩年來都沒在找义务、整天躲在家裡打線上遊戲。線上遊戲認識一堆女網友,老公老婆叫的親暱的不得了,這次仿佛也並不是第一次外遇了。以是就算這次不離婚,走下去很可以還會有讓她覺得忍無可忍的一天。只是到時候呢,手上籌碼越少了,還不如現在長痛不如短痛。

迩来再跟她聊起來,發現她終究是沒有離婚。

記得在蝙蝠俠黑暗騎士中,劇中的檢察總長HarveyDent在演講中說過這麼一句話:「Thenightisdarkestjustbeforethedawn.AndIpromiseyou,thedawniscoming.」(黎明前是夜晚最黑暗的時間。但我保證,黎明會到來的!)

「你不懂,那種想到從此就只需一個人的恐惊與慌亂」,她這麼說。

 

「你從來沒有因為選擇而猶豫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