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澤直樹」中上班族該看懂的三件事

很多人看不懂最後行長的處置。但是最後這短短的十五分鐘,從我的觀點來看其實才是這整部片的精華。假设要學到甚麼東西,這15分鐘假设你能看懂,你才真的有學到東西!

我自己的觀察是,靠自己力气當上老闆或是高階主管的通常都不是傻瓜。人多少有不擅長的才干或有缺點,這是難以避免;不過他卻一定有他厲害的地方,本领爬到那位置。像這個看似溫和的行長,應該也是這樣一個厲害的人物。

這解釋了一半。另一半的缘由,在於站内行長的位置,他雖然急需免除威脅他的力气,但是絕對不能「激起其他不必要的恐懼感」。畢竟大和田垮台後,過去跟隨大和田的人一定「各人自危」。要是行長把大和田隨便掃地出門了,就很難確保其他跟隨大和田的人會不會因為恐懼而做出不必要的舉動。大家若開始想「舊產業銀行的人都要被掃地出門了」,難保不會狗急跳牆。無論是離職、是直接跟他衝撞、是在檯面下騷動,這類恐慌對行長而言,都是弊多於利。而且當大和田的餘黨太恐懼時,反而容易促进他們團結,也很可以有新的反對派首腦。

再來,「正常」的行長最在意的恐怕是要能順利采取大和田的人馬。大和田的「實質權力」雖然已經失掉,但在他的黨羽還會有疑慮的當下,行長更要警觉照顧這群人的感覺。半澤當眾折辱了敵方大將,行長若方案要收攬敵方的民心,半澤就肯定是不能留在身邊的。把他外放,也算是能讓大和田的擁護者覺得「贏回了些甚麼」的感覺。事後更能把大家的敵意放在半澤身上(行長可以跟大家講,我其實很肯定大和田、也很想保他,只是那個半澤直樹把事故弄太大,我只好勉強處理。要大和田常務下跪也只是半澤個人的行為,跟我無關喔!)。云云一來,行長把兩人都打了屁股,他再像長者一樣出面對敵方招降,就容易的多。而且他可以完全兵不血刃,更不用把自己手弄髒。

2.亚博永世官网APP下載主?

你現在知道為何半澤會被調遠的缘由了,我就再來問問大家:「假设換成你是半澤,但假設你沒有非要報仇不可,而是渴望能盡快在總行爬上高位。且時間可以退回劇中任一時間,那你該怎麼出牌會最好?」

這15分鐘有甚麼該看懂的呢,我整理如下給大家參考:

等到半澤把通通證據都找來,你就看出他才是整齣戲中手段最拙劣的那個人。

第三,半澤以報仇為原則的地方头脑,其實讓他變成一個非常不穩定的人物。行長既然心頭大患已除,幹嘛還要把這樣的人物留在身邊呢?哪天他又想來對其他人來個「十倍奉還」,自己控制得住他嗎?萬一他想十倍奉還的對象變本钱人呢? 半澤既沒有大位、沒有他手上不能失掉的客戶、也沒有追隨他的告急主管、更沒有掌握甚麼行內根据或機密,以是留與不留其實根本沒差。他雖然看起來很優秀,但總行裡頭肯定還有很多優秀的人物,這類優秀人物多一個少一個其實對行長而言都是微乎其微的。麻煩多的,當然還是不要留在身邊為安全。

很多人以為在結局時,行長會以懲罰性解雇的办法處理大和田。但行長僅僅只是免除了大和田董事的職位,其他甚麼狀況都沒變。劇中有解釋,因為大和田已經徹底認錯了,加上也沒才干再做甚麼甚麼事,又要給派系面子,以是讓他繼續待在總行。

寫半澤直樹的主題,為何放的不是主角的照片呢?

3.半澤為何被調遠了?

因為這部戲雖然很多人看了熱血沸騰,但我覺得主角恐怕沒太多我們能學之處。半澤比較是個「療癒系」的角色-亚博永世官网APP下载|买球官网。觀眾看他大喊「百倍奉還」,又告成讓對手负疚下跪,是很帶給大家對現實無力感的宣洩。但要說能從主角身上學到甚麼「實際能用」的東西?這恐怕就有點無從學起了…畢竟在現實社會,你很難說服倒債社長的情婦,要她找出帳務與存摺並交給你。你也恐怕很難藏起文件,避免金融審查員找到。不太可以請冤家說服自己的老闆承認幫大和田轉貸3000萬給Lafite的細節。更別說要說服別人賣失自己的公司,以便讓你能順利通過金融檢查。這些做不到,百倍奉還就不可能。以是,要在現實生活中模仿,可還真不容易。(至於要以心跟人交流、不要把人當機器人這些部份比較是常識,我覺得就不用多說了。)

劇中唯一能學、也非常該學的,反而是上圖這位每次出來都纸上谈兵、眼神無辜,仿佛总是被大和田欺負的銀行頭取(行長)-中野渡謙(北大路欣也飾)。

首先,他得罪了金融局,以是留下來金融局肯定會不斷來銀行找麻煩。金融局來銀行找麻煩,即是對行長的大麻煩。這次救起來,是半澤運氣好。但萬一哪天半澤救不起來了,那行長但是要跟著陪葬的。這算盤不就很簡單了?就算半澤再優秀,賭他能不斷把麻煩擺平,這恐怕是不切實際的。 

1.行長恐怕不是這麼簡單的人物

本站统统文章未經事前書面授權,請勿恣意使用、引用、轉載。

行長雖然在影戏裡頭演得一副老暴徒的樣子,但看來他是把通通都岑寂地看在眼裡(大和田繞路離去那段,鏡頭也帶到他的心境)。當沒辦法一擊打倒大和田時,他就默不作聲,當通通都沒發生。但是看到機會,也就很果斷的讓半澤放手去做。

等過個半年一年,原本跟著大和田的人都開始追隨自己,或是已經把這些人各個擊破換本钱人的心腹了,到時候再來處理大和田都還不遲。換言之,太早把大和田掃地出門沒好處;但只需把老虎的牙齒拔失,要掃地出門甚麼時候都可以。

平凡而言,老闆發現公司內鬥厲害不處理,不外乎三種可以。第一種是內鬥根本是自己默許的,目的是要「別人出面」把討厭的主管弄走。另一種即是自己位置不穩,必須讓下面有派系較勁,相互制衡而不要危及到自己的地位。第三種即是半澤直樹劇中行長面對的問題:他知道有派系鬥爭,但是他卻尚沒有足夠的力气來處理。

當然,就日劇而言,暴徒通常都會有好下場。以是我也不敢打扫,編劇只是要鋪第二部的梗(比方說,行長是個真正刁滑的老暴徒,只是想要藉此磨練他之類)。但就當下的結局而言,這情節卻非常符合「現實中」行長這角色「該做的佈局」。

以是綜合以上三點,外放其實是很理所當然的一件事。

我常常遇到很多年輕的冤家會抱怨自家老闆。覺得老闆很笨,分明公司有人鬥來鬥去,或是有甚麼問題,他怎麼似乎完全不知情。

以是對行長而言,最好的選擇是留下毫無力气的大和田-废弃他關鍵權力後,讓他繼續體面的留著。一方面以此要他去穩定住其他人的心,另一方面也是宣示給大家看:「連大和田違反規則貸款都沒事,你們也不用太擔心。好好留著效命就不會有問題。」這樣本领兵不血刃地采取大和田的勢力。尤其避免了大和田離開後,權力真空下,反對派會有新領袖冒出來!

這點卻是亚博永世官网登录本。

 

至於很多人最訝異的,還在於為何立了大功的半澤會被調去東京證券?

你假如半澤,你能怎麼做?

從劇中我們可以看到,大和田那邊其實處心積慮想抓行長的小辮子,要拉他下台。以致寧願讓銀行貸給有問題的旅館業,爆發問題並讓金融廳來檢查。雖然檯面上還是很敬服行長,但會在董事會中部署人來質疑行長,連路上大和田看到他都會岑寂換個倾向失頭離去。

但為何「現實中」的行長要這麼佈局呢?最主要的缘由在於以半澤的行事作風而言,任何至公司處在這種位置的主管都根本不會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