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永久官网 (中)

『你應該做的,其實即是明晰讓大家知道你是個怎麼樣的人。或該說,你要讓大家知道你會怎麼服务與判斷,然後把這態度很明確的彰顯出來。或許那並不是你個人真正的本質,但最少你得要盡快有個内涵的態度與笼统。讓大家知道你喜歡甚麼、討厭甚麼,對於事故會怎麼處置,對於爭議你的立場在哪裡。』

「雖然三人一同吃飯的習慣還是有,但是總覺得很多事故變得不太願意跟我說。」

『以是,你恐怕自己得要在這場過程中先全盤想過你自己接下來短期與中期的倾向與戰略。你若自己沒有一個明了的倾向與路途,你很可以因為別人的抱怨與等候而走偏了。』

『喔,對了。但我這段話也不是叫你防範每個人,或是把大家都當敵人。』

『他們想失失加薪、或是輕鬆的义务、或是特權,有可以反讓你無法達成你被賦予的目標。當然,你也別誤會我,我並非要你走甚麼高壓的態度去壓迫你的同事或是去欺凌誰。公允且公允的遊戲規則絕對告急,但是你得讓他們知道你的升遷並沒辦法因此讓他們為所欲為、或失失不公允的特權。』

『尤其是最後那一項。很多人以為你升了主管,應該馬上可以幫他們爭取福利甚麼的。你尤其要警觉怎样去化解那樣的迷思,尤其是壓力。老闆是渴望你升遷起來服务情,而不是當造反者。你若沒平衡好你的立場,你可以一方面被老闆不信托、一方面更激起你部屬的怨懟。』

沒有甚麼是不用领取代價的(上)

 

「之前我們三個人饮酒,總會說哪天我們當上主管,要怎麼樣怎麼樣。哪裡要怎麼改變,要把誰砍失,或是要互相拉拔照顧甚麼。」

半晌,他終於開口:「我還是不確定升遷可否是件好事。」

「Joe你看,這不是很慘嗎?我也還沒真的能做甚麼事故、老闆很可以也還在觀察我,結果之前的好同事反而先疏遠了。真的覺得有點得不償失。要是運氣不好,三個月後很可以被趕下台,那真冤枉。」

本站统统文章未經事前書面授權,請勿恣意使用、引用、轉載。

「唉」,他大嘆一口氣。

他點點頭。

「过去總以為爬高了可以呼風喚雨。現在才知道要待下去要把事故做好,似乎自由度比當工程師更少,不然隨時都可以挨冷箭…像真得要是對他們比較好,其他人可以又會講話。別說對他們好,連可否還該一同吃飯,我都覺得有點顧慮了。」

「以是呢」他數著手指頭。「一來大家講話有顧忌,二來约莫對我也有點不滿。以是我感覺他們仿佛也徐徐跟我有了隔閡。」

(上篇他提到,他覺得升遷是老闆的陰謀。覺得老闆是故意把難處理的事故丟出來要他去面對,以是才升遷他。詳情請見:沒有甚麼是不用领取代價的)

我說:『對。以是這不是你沒快乐去維繫友誼,也不是你做錯甚麼,或許也不是他的錯。但這即是人性嘛。人們覺得為何升你不升他,跟你做對,想要搞垮你;有人等候你馬上轉變一些他們不滿的東西;有人覺得會失失庇蔭。這些你其實都回應不了、做不到,尤其也千萬別想要去滿足统统這些空想。』

『他們會覺得你是資方的代言人,而他們是被剝削與壓榨的一群。雖然實際上並不一定是那樣,但一些人即是會這麼想。』

他倒是緩緩搖了搖頭:「我後來仔細想過。覺得你講的沒錯。」

「另外」,他停了一下又說。

「個人喜好?這樣好嗎?」

『唯有這樣,你本领冷靜且平心靜氣的過活下去。』

我說:『以是後來你決定的怎样?有承接那個新職位嗎?』

沒有甚麼是不用领取代價的(下)

「總之。這群过去的哥兒們,其實就有點覺得我反叛他們。」

我點點頭:『這樣想就對了嘛!只是既然想通了,那還有甚麼好不開心呢?幹嘛又覺得升遷不好了?』

『但無論怎样。你現在該開始要成心理準備了。既然你變成她們主管,你就肯定無法像过去一樣了。大家多少會防範你。你會開始很難聽到消息、很難聽到至心話、很難聽到批評。』

『當然,立場鮮明難免就會有人不喜歡你。但這好過大家最後都不喜歡你。別忘了你的任務不是交冤家,而是把事故做好。但要把事故做好,就難免樹敵。但這即是一種選擇,也是肯定的一部分。』

(我忘了○○跟●●终究是甚麼了。但反正文章也不適合直接揭发真名,以是就這樣寫吧。只是可憐了○○跟●●兩位(笑))

「Joe!你說的沒錯,確實我覺得有些人是這樣在看我並防我的。」,他急忙接口說到。

『立場鮮明好過於立場模糊。就算有人覺得不以為然、不認同、不喜歡你,但最少他知道你有立場,而不會對你有錯誤的解讀與等候。』

 

『這怎麼說呢?』

本文已授權城邦出版社,收錄於【沒了名片,你還剩下什麼?】一書。若有轉載需求,請與城邦聯繫。

『不過下次你就知道了,這類關係是一定會因為你的升遷而變質的。同事一定會跟你拉出距離,關係也幾乎很難再復從前。除非你後來又垮台了,那親密感倒可以就又會回來的。』,說到這我含笑起來。

『這恐怕才是賴以存活必需要的東西。否則你若要當好好教师,之後光是處理你那群之前同事的抱怨、冤枉、不滿、與忌妒,你就不要想做任何事故了。假设現階段你想面面俱到的討好每個人,那才會是悲劇的開始。』

「我自己是渴望通通低調。也渴望能岑寂服务就好。但是覺得不管我怎麼做,這次的升遷,似乎還是打亂了我的生活說….」

「像过去我們很討厭的某個同事,覺得他自私自利,個性也很差。現在我升上來,他變成我部屬後,我還是一樣覺得討厭。但是他卻是我們整個單位中唯一很懂那個XX技術的人。我要是砍了他,我自己约莫也完了。現在不但不能砍他,反而還得警觉照顧好他。別說趕走了,我以致還怕他自己提離職哩…」

『另外一部分人呢。你會變成他們心裡的「階級敵人」』,我特別用手在這四個字上做引號。

「Joe,你還能給甚麼其他建議嗎?」

延伸閱讀

「以是表面上仿佛大家還是好冤家、好同事,但感覺就變得有點怪了。」

我開口說到:『還是覺得老闆包藏祸心?』

亚博永世官网APP下载|买球官网。後來在聊過後,有约莫兩個月左右沒見了。這次則是前次谈天後再一次見面的談話內容。

沒想到不問還好,問了反而他開始苦著一張臉。

「但自從升遷後。自從我變成他們的主管後,覺得他們跟我就變得疏遠了很多。」

『控制住別人對你的等候,恐怕是這階段最告急的事故。』

我道:『Great!總算還是想通了嘛~!』

--------

『想像起來或許很恐怖,但理解並接受,其實就沒甚麼了。而且當大家知道你有一套自己不同性的原則,並且以此原則在處事時,大家反而最後會找出一個跟你和平共處的方法。』

我心想說,還在擔心跟老闆的關係嗎?

『那升了官感覺怎样?有甚麼新的感受?』

『最終,你會發現一段時間後,會有人能理解你的理念、想法、與倾向。而這時候,你又會有一群新的同事與冤家了。』

「过去我們有時候晚上出去饮酒,都不免會一同抱怨老闆、罵公司的規則、笑哪個高層主管講的話。現在他們约莫有顧慮,我也就有點心照不宣的不找大家一同饮酒了。」

他有點恐慌,問我「那Joe,我該怎麼辦呢?我如今狀況確實如你所述。一些人開始防範我。而之前厲害的一批同事憤憤不平的覺得忌妒,覺得為何是升我。而另一些原本不厲害但跟我情绪好的有些同事,則等候著我的升遷能讓他們雞犬仙游,能讓他們也加薪或是有更大的機會。我真擔心蜜月期一過,我會變成统统人憎恨的對象。」

『萬一有人以為你會跟他是好哥們,他偷懶你一樣會罩他,那你得明晰讓他知道這種事故不會發生。萬一有人認為你會幫他去跟老闆爭取權益,你可以也得讓他知道,爭取權益是他自己得快乐的問題,而不是你升職之後自動會發生的事故。』

『过去跟你還是平輩的同事,現在變成你的部屬,要對你回報。很多人可以會妒忌你,或以致不認同你,覺得你不夠格之類的。他們會對你不以為然。』

『喔,我指的不是個人喜好。而是你偏好的服务方法。比方說你習慣口頭報告?你習慣紙本資料?你有哪些決策隐讳?哪些事故你願意鬆手?哪些事故你會很嚴肅而且嚴厲?哪些是告急到絕對不能違背的規則?這些東西你必須要明確的揭发出來,確保大家能绝不誤會的理解。讓誰也不能日後說,我以為我們的友好,我可以不用幹嘛幹嘛….』

 

「老闆確實不會平白無故給我當個主管。升上去註定是有挑戰得面對的。我也不是真的膽小。我們這種上班族還能求甚麼好運?除了中樂透,要突出约莫也只需這種機會了?自然也只需一條路..即是奮力拼下去才是!」

「不過等我真坐上這位置,我才發現事故沒想像的這麼簡單。光想砍失討厭的人都沒辦法了。」

我沉吟了一秒,『確實,這確實有可以發生。不過你才接沒多久,以是問題還有辦法化解。』

「像我之前,往常中午都跟○○還有●●等人吃飯。」

『防备每個人沒需要。抱怨大家不理解你的立場則更沒需要。反而你要盡量豁達。你要理解大家的成熟度或是立場的差異,你要理解大家有時候沒想明晰、眼界不夠廣、或是單純就跟你有立場衝突。以是別把事故過度的個人化。萬一有吵架或是爭執時,不要无情緒、不要自己往心裡去。』

前情提要

我聽了後,緩緩跟他說:『原來你之前沒想過這問題啊?』